政經

林鄭月娥與袁國強的政治分工

廣告
林鄭月娥與袁國強的政治分工

廣告

反東北十三義士和重奪廣場雙學三子服刑後,竟被袁國強一意孤行下濫用司法覆核加判刑期入獄,看在公眾眼裏,不須任何所謂專業法律知識,都知道是不折不扣的政治迫害。政治目的昭然若揭,就是要趕盡殺絕,將一眾反對派,不管任何政治傾向,都一網打盡,政治滅聲,尤其是在議會上的反對聲音。高等法院上訴庭副庭長楊振權空前罕見形同左報言論的判詞,不單政治色彩遠遠大於法律判斷,更因不點名批判「違法達義」明顯有未審先判之嫌,教人合理推斷,未來被政治裁判入獄的人士,陸續有來,規模之大,足以確保未來五年,反對派在各級議會上,即使不全數絕迹,亦只會淪為微不足道的政治力量。

習近平早已張揚的三權合作陽謀,在「中央治港」取代「西環治港」後,終於陸續登場,顯現真面目。如果公眾輿論仍然只停留在香港司法獨立是否存在或法治是否已死的爭拗上(儘管不無意義,也是重要的意識形態鬥爭),就只見樹木、不見森林,看不到袁國強被指令留任的政治任務,就是要完成習核心的威權治港政策,與着力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企圖以懷柔姿態籠絡民心的林鄭月娥政治分工合作,相輔相成。

在鬥爭的戰術上,我們可以和應該集中火力,矛頭指向袁國強,不斷施加壓力,務求遏止「以法判人」的政治檢控持續下去。戰略上,就要對準中共的要害,不單在自由與法治的最核心價值上絕不妥協讓步,還要中共面對現實,一旦摧毀香港的自由法治,本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亦會不保。屆時,中共倚重香港完成人民幣國際化和國債國際化的重大任務就會泡湯,到頭來只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得不償失。

如果說港人有甚麼命運共同體,自由與法治就是最大的公約數。因此,每到關鍵時刻,自由法治受到威脅,港人就會(自覺或不自覺)義無反顧地站出來,捍衞我城,戰鬥到底。與此同時,在香港仍然佔有利益的國際輿論和政治力量也不會袖手旁觀。《紐約時報》和《華爾街日報》不約而同質疑香港法治變質,美國參議員要求重新檢視《美國──香港關係法》,「一國兩制」一旦徹底敗壞,外國完全有權及大有可能取消香港的最優惠待遇,包括免簽證和經濟貿易優惠,讓香港一夜之間淪為中國二流城市,萬劫不復。香港固然奄奄一息,更會成為中國的包袱,直接衝擊泡沫處處、危機四伏的中國經濟,更不消說中共國家、企業和個人在港利益都會受到嚴重的損害。

正是這個原因,一直左閃右避企圖置身事外的林鄭月娥也不能不開腔說話,作出回應。可是,一如既往,偏偏最落後於形勢的卻是泛民,至今仍然各自為政,不肯聯合團結起來,因應時勢,提出共同綱領和策略,分析形勢,建議具體行動,號召和組織群眾持續抗爭。

沒有政治的論述,就沒有政治運動。泛民還不組織行動起來,就只會被人逐個擊破,坐以待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