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中國宗教信仰者在限制中面對的挑戰與希望

廣告
中國宗教信仰者在限制中面對的挑戰與希望

廣告

圖:在北京家庭教會守望教會2009年被從敬拜場所驅趕後,一名婦女在一次戶外敬拜中唱聖歌。在官方多年的騷擾後,守望教會於2016年解散。圖片來源:北京居民

自從習近平2012年11月擔任中國共產黨總書記以來,中國當局加強了對宗教的限制。

一個加入了道教的學生不知道何時能成為道士。幾十名基督徒被禁止慶祝耶誕節。藏人喇嘛在「愛國再教育」學習班,被迫學習重新解釋佛教教義。一名維吾爾農民因為在田野祈禱,而被判九年徒刑。東北一名四十五歲的父親因為修煉法輪功被拘留幾天後,死於看守所。

這幾個例子顯示了中國的信徒們在和平地實踐其信仰時遭遇的障礙。這是執政的中國共產黨實行多方位控制的結果。

宗教迫害整體來說趨於上升。自由之家本週發行的中文版報告呈現出這個結論,但這個結果只是實際情況的冰山一角。

迫害與復興

自由之家的研究報告詳細考察當今中國宗教復興、政府打壓和人民抵抗的請況、它們最新的變化以及更加廣泛的意義和影響。這份報告將研究重點放在七個宗教群體,涉及三億五千多萬信徒。它們是:中國政府正式承認的佛教(漢傳佛教和藏傳佛教)、道教、天主教、基督教(新教)、伊斯蘭教,以及被取締的法輪功。法輪功是被禁止的幾個氣功修煉者群體、新興宗教運動以及類似基督教的宗教團體中,最大的一支。

當中國的各個信仰正在經歷一個宗教精神復興之時,中國政府對宗教的控制則依據地點、民族與教派不同,而採取不同的形式。在許多地方,普通的信仰者並不一定感到他們從事宗教活動的權利受到了限制,當局甚至對某些活動提供積極支援。

但另一方面,中國官員禁止信徒慶祝節日、破壞敬拜場所和使用致命的暴力。在全國不同地方,安全部門逮捕、酷刑或殺害各種信仰者的事情,幾乎每天都發生。一個群體或個人受到何種對待,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共產黨視他們為多大的威脅或者對黨的利益有什麼好處,但也取決於當地官員的態度。

通過暴力和非暴力方法,共產黨的政策旨在限制信仰群體的快速增長,根除某些信仰和修行,但同時又利用宗教的某些特點為政權的政治和經濟利益服務。

非暴力形式的控制更為普遍,但是對許多信仰者來說,這樣的控制直接侵犯宗教組織的內部功能,仍然非常令人反感。這包括對宗教領導人進行審查過濾,看他們是否有「正確的」政治思想;對新的寺院或神職人員的人數進行限制;根據黨的需要對宗教教義進行操縱等。對私人敬拜進行的深入監視、「再教育」運動以及限制,影響了數以百萬計人口的精神生活。經濟報復和壓榨導致緊張氣氛,並催化抗議行動,而這種情況越來越多。

在習近平的領導下,政府擴大了許多這樣的做法:過去非正式的限制現在變成了法律;對未註冊或甚至國家承認的敬拜場所與宗教領導人的打壓也有增無減;好幾位神職人員被判處長期監禁;對兒童參與宗教生活的限制變本加厲。報告中考察的宗教群體中,新教基督徒、藏傳佛教徒、維吾爾穆斯林和回族穆斯林遭遇的迫害比原本更加嚴重。

打壓的局限性

然而,在令人意外的地方也出現了一些正面的變化。前一陣子中國和梵蒂岡的關係回溫,當時中梵有可能就任命主教達成協議。這個協議將使中國教會中的主要爭議消失。法輪功學員儘管仍然受到嚴重迫害,但是在許多地方,隨著一些主導迫害法輪功的官員在黨內鬥爭中遭到清算,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有所緩和。另外,法輪功學員及其支持者,在草根階層多年不懈地與低層官員接觸,也使他們轉變了對法輪功的態度。

所有信仰群體的成員在面對官方的控制時,都展現了創造力和勇氣。他們的抵制程度超出預期,包括一些一直以來與黨和政府官員保持合作關係的信仰群體。有時他們還獲得顯著的勝利。不管每次角力的結果如何,很明顯的一點是,共產黨將其控制強加於各種信仰實踐和教義之上的努力,在很多方面難以成功,或適得其反。

共產黨投入了大量資源試圖消滅的宗教組織、信仰不僅沒有被消滅,反而傳播得更廣。這代表共產黨的打壓手段是明顯失敗的。於此同時,這些信仰群體本來不帶政治色彩,對共產黨統治也基本上滿意,但官方的行動在這些人當中激發了怨氣和果斷的社會行動。

不斷升級的打壓以及抵抗顯示了中國當局宗教政策根本上的失敗。這些打壓不僅沒能阻止宗教的自然擴展並將其置於政治控制下,相反地,共產黨嚴厲的控制措施反而製造了一個巨大的「黑市」,強迫很多信仰者在法外運作,並視中共政權為一個不講理、不公正或不合法的政權。

這些動態和變化所帶來的影響遠遠超出了宗教政策範圍,深刻地影響了中國的法律、政治和經濟環境。放眼未來,習近平和他的同僚面臨一個重大選擇:他們是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放鬆宗教控制呢?還是繼續強力推動這個對政權的長遠合法性和穩定性構成威脅的打壓和抵抗模式?正在進行中的中國精神信仰之戰的最終代價如何,將取決於中共領導人的決定。

萨拉∙库克(Sarah Cook)是自由之家东亚资深研究分析员,《中国媒体快报》负责人,亦为自由之家最近研究报告《中国灵魂之战》的作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