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從金庸武俠世界看特區政府

廣告
從金庸武俠世界看特區政府

廣告

查良鏞先生的武俠小說陪伴數代香港人成長。筆者是忠實粉絲,得知香港文化博物館成立金庸館,特意前往朝聖。進館介紹查先生成長歷程及創作之路後的第一件展品,是査先生各著名小說中的經典金句。筆者一看之下,對號入座,這不正正是對今日香港現況最大的諷刺嗎?

《神鵰俠佀》「為國為民,俠之大者。」

這一句是郭靖對故人之子楊過的勸勉。借古喻今,作為香港人的父母官,實應「為港為民,官之大者」。很可惜,今時今日,為官者為民請命的志願不再,不為升斗市民謀福祉、爭權益,卻處處向中共獻媚。特區權貴慷香港納稅人之慨,花費數千億於各項效用成疑的大白象工程時連眼都不眨一下,但當市民期望政府増加醫療經費、設立全民退保、取消強積金對冲等要求時,政府卻左支右拙、推三阻四。相信很多香港人如筆者一樣,只看到官員「為黨為國」、「為權為慾」、「為名為利」;不斷出賣香港人的權利,不斷蠶食香港多年行之有效的各項核心價值。

《笑傲江湖》「人使劍法,不是劍法使人。」

這是風清揚教授令狐冲獨孤九劍的精粹。用於現代民主社會,政府由人民組成,政府應該聽取及順從大多數民意,為市民服務。可是今天香港的社會,主流民意(參考去年九月立法會超級區議會選舉數據,58%的香港人支持泛民主派)被歪曲的選舉制度及畸型的議會所扼殺。現時立法會不能有效反映民意、監管政府。在六名有十八萬票民意授權的議員被DQ後,主流民意連少數反對的能力都將不保,這怎不令政府和市民的距離越拉越遠呢?「政府順從民意,不是人民順從政權」,在香港這恐怕要變成遙遙無期的空理想。

《鹿鼎記》「大丈夫一言既出,什麼馬難追。」

不學無術的韋小寶,由於肚中墨水少,不懂正字駟馬難追,只會與康熙割吹什麼馬都難追。但縱使韋小寶這樣插科打諢的小流氓,也懂甚麼是講口齒、重承諾。但我們特區政府的官員呢?真心承諾是不見的了,「亂吹」、「大你」、「靠嚇」、到最後「米已成炊」的例子近年卻是屢見不鮮,高鐵可能是最佳的例子。最初政府説不興建高鐵恐怕香港將會被邊緣化;承諾高鐵將會大幅削減由香港前往廣州及其他目的地的時間,拉近與內地的距離;亦堅持總站必須建於市中心的西九地段。當鄭汝樺局長向立法會要求撥款時,仍無法交代如何落實一地兩檢,僅稱需進行研究,但認為無損高鐵效益,甚至不排除沿用傳統的兩地兩檢。香港會否被邊緣化至今仍是未知之數,但香港人卻要為全球最貴的每公里$32.4億天價建築費埋單,而最初説好了的賣點原來只比現時的直通車程快十多分鐘;往北京的快車只是每日兩班,往廣州更不是直達市中心,而是番禺。而政府的預測數字則被揭穿篤數,高鐡項目恐怕無法達至收支平衡,納稅人最終可能要年年補貼。

但最悲哀莫過於割地一地兩檢,特區政府奉上司法管轄權、斷送「一國兩制」。

金庸的小說創意無限,行筆尤如天馬行空。可惜回歸二十年的特區政府一丁點都學不上,管治卻變成雜亂無章;近年更仿似東方不敗、岳不羣般「引刀自宮」,將多年行之有效的基石一一斷送,跡近走火入魔。相信現時很多香港人像筆者一樣,最想得到一套「辟邪劍譜」,辟一辟一眾真小人、僞君子、官商鄉黑、建制妖孽、賣港求榮之輩。

思言行 - 慎思敢言、以言赴行
Email: [email protected]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