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石大狀的盲點

廣告
石大狀的盲點

廣告

對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石永泰沒有什麼惡感。本來高高在上的大律師,石大狀沒有堅離地沒有跟民間脫節。石大狀飽讀詩書,頻頻上網,潮語熱話,琅琅上口,絕對不會考起他。

雙學三子被改判入獄,石大狀接受電視訪問,他的言論,恕我無法苟同,亦暴露了這位戴假髮穿漆皮鞋的司法菁英,對社會分析原來有這麼多盲點。

無論是新界東北案,還是公民廣場案,不少人有意無意忽略,案件早已判決,各被告罪名也成立,長短輕重不一的刑期,包括社會服務令和判囚緩刑,也全部完成。但律政司要追殺到底,非要他們坐牢不可,提出上訴覆核。

如果說,上訴庭對兩案的判決,看不到有任何外力的政治因素,那麼,律政司對這十六位年輕人的趕盡殺絕,難道嗅不出丁點政治迫害的味道嗎?石大狀,你是不知道?還是視而不見,詐作不知?

令人最不能原諒的,就是石大狀的「求仁得仁」論。石大狀接受專訪如是說:「你話得無畏無懼,咁你無懼乜嘢,就係無懼檢控吖嘛,所以我有一個心結,就係『出得嚟行,預咗要還』,求仁得仁嘛,點解你要話政治檢控、清算,要坐監就話政治迫害,無端端拉法庭落水,我奉勸幾位抗爭者,坦然面對,fulfill番當日的承諾,你反而會得到好多人的一絲尊重。」

石大狀,這十六位年輕人,都不是那些戴口罩蒙着面,以不被捕為最高原則的本土勇武派。對公民抗命的法律後果,他們百分百願意承擔。罪名已經成立,刑罰已經完成,如果說「預咗要還」,他們已經還咗。如果要fulfill承諾,也已經fulfill咗。如果說「求仁得仁」,嚴格來說,也算得了。

石大狀「求仁得仁」這番說話,說來面帶笑容,不無嘲弄之意,弦外之音就是「你要坐監咩,o依家法官咪成全你囉」!不知石大狀是否已為人父?這個時候說出這番話,即使不算刻毒,也是涼薄,聽在十六位被囚年輕人的父母耳裏,等同在傷口灑鹽,對他們做成第二度傷害。

不知道石大狀跟這群年輕人有沒有深談,了解他們的想法?若否,不會太遲,把他們呈上法庭的陳情書找出來細讀,然後再作評論。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