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生於亂世,不止一種責任——如何對待敵人?

廣告
生於亂世,不止一種責任——如何對待敵人?

廣告

政治從非受歡迎的題材。但一女士因身穿「生於亂世,有種責任」的襯衣,遭阿伯在車廂咒罵不絕。片段廣為流傳,出乎當事人意料。

* * *

問:你在什麼時候被阿伯辱罵?

cc:去完遊行番屋企途中,本來有朋友同行,但朋友落車後,開始聽到鬧人嘅聲。因為我背向嗰位先生,起初唔知佢話邊個。直到佢講「生於亂世,有種責任」,我先知道佢鬧緊我。

* * *

問:點解唔還口?

cc:我唯一講過嘅說話,就係對拍片嘅人講「唔好影我喇」。依啲情況喺網上都見過,黃絲同藍絲互相謾罵甚至衝突。開頭一兩個站,我都覺得算喇唔好理,但之後就萌生一個念頭,不如試吓用心聽唔同立場。

所以我選擇望住佢,用心聽佢講乜嘢。發覺佢有啲重覆,而且有啲地方真係唔太同意。佢一直鬧左五六個站,直到我到屋企個站落車。

我尊重對方有唔同立場,但討論要建基於雙方都願意聆聽對方。對方夾雜人身攻擊,感覺到對方冇乜空間討論。

自己始終冇乜辯才,還口嘅話可能激發更多衝突。與其無謂地抗辯,不如把握機會聽佢有咩想講,我冇後悔自己決定。

* * *

問:事過境遷,你怎看阿伯的攻擊,比如「民主人權自由,建基於一個穩定社會,唔係建基於一班畜生禽獸」;「你學歷有幾高呀?」

cc:我只係一個普通人,只有一啲個人睇法。我覺得民主自由,係人類與生俱來都需要,都應該擁有。可能有啲人認為需要分層,先滿足生理需求,再求其他。
但我覺得每個層次都息息相關,咩叫「穩定」視乎你點睇。香港睇落好穩定,經濟發展好,但社會民生好多嘢其實唔穩定,基層正正有好多不公義嘅情況。唔能夠只求某方面嘅穩定,就無視左其他情況,民主自由係必需嘅。

嗰位先生講得冇錯,我仲讀緊書,暫時未攞到專業資格。但一個人嘅價值,係咪應該用資格衡量呢?

如果一個家庭主婦,冇做過乜嘢,就係湊大幾個小朋友,佢為社會貢獻左幾多?我覺得佢依個論點比較弱,攻擊到其他人。

或者佢地覺得佔中擾民,我地好難理解。但我地唔係想擾亂社會秩序,而係希望透過行動,催迫政府要加快解決香港根深蒂固嘅問題。

車廂唔係適合討論嘅地方,而且我番緊屋企。如果喺街度遇到,而對方又有興趣,其實我唔介意討論。

* * *

問:為什麼會參加遊行?

cc:T-Shirt 係喺傘運佔領區,託朋友拓印番嚟,自己真係好鍾意嗰句話。或者喺人地眼中,我就係所謂黃絲。今次遊行對我特別有意義,所以同朋友一齊參加。
三年前家人好留意政改同 831 決定。926 係罷課最後一日,家人叫我去睇吓,點知就係雙學衝入公廣,我通宵留低一晚;隔日再去,點知就捱左催淚彈。我誤打誤撞,加入海富中心物資站,成為第二個家。

傘運完左之後,身邊唔少朋友都好灰,漸漸淡出。但見到佢地即使入獄,意志仍然咁堅定,覺得自己冇資格氣餒。

* * *

後記

並非只有黃絲轉載影片,還有眾多藍絲,卻大異其趣--他們為阿伯的言行感到光榮。一藍絲留言說,正是黃絲帶來亂世,所以他們有責任摑醒冥頑不靈的後生仔。

政見不同從不是問題;但因自己的政見,而擁護不公的制度,後者才是可恥的。
撕裂的真正根源,不在於政見分歧,而在於人性。

法國大革命中,貴族放棄特權,便是人性高貴一頁,但這一頁何其稀少。長大後讀正史,才知其時各地平民業已叛亂,貴族的讓步實屬半推半就。

若果正義可以靠人性光輝,諄諄善誘,誰不想呢?誠如朋友感嘆,往茶餐廳一轉。便覺緣木求魚。當人性靠不住,歷史就會重現。但願像 cc 的人多一點,人性的善良和勇氣,或可締造新的歷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