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為缺乏「擔憂」的澳門擔憂

廣告
為缺乏「擔憂」的澳門擔憂

廣告

圖:愛瞞日報

颱風「天鴿」飛過,給澳門造成嚴重破壞,澳門政府更是史無前例地需要請求解放軍出動,去幫忙解決目前的災難危機。當看到市面的一片頹垣敗瓦急著需清理,當這樣的清理或許可以降低風災後疫情發生的可能性……作為普通澳門市民的我,仍是會感謝解放軍的無償協助。但請解放軍出動,從來都不是首選的方案,無能的澳門政府這次應該是到了無計可施之地步(像消防資源已經用盡,其他紀律部隊也已經連續捱更抵夜、不堪負荷了),且跟著又會有新的颱風來襲的情況下,需加快清理進度,才會作出此決定。

然而當我看到一車車解放軍車輛,像當年北京清場的坦克一樣長驅直入澳門市區;一隊隊解放軍部隊,「滲入」到澳門的街頭巷尾,起碼這從觀感上,會帶給我某種的不安。此不安源於對未來的懼怕,對先例一開,會否陸續有來,或到時變為常態式的、不只為救災目的而請求解放軍「協助」的隱憂。很多澳門人可能會在此噴我杞人憂天、罵我在家樓下若垃圾高過一人、臭氣氛天的環境下,就不會這樣想了。可我要說的是,若果大家能提高自己的憂慮意識、或者說是危機意識,於此次風災下,所造成的財產損失乃至傷亡數字,也許能夠減少。

背靠中國的澳門,人均GDP名列世界前茅,雖現在的房價升幅「變態」、物價騰貴、生活感到越來越擠迫(因外來人口過多),但比起香港來說,大部分人的壓力還是沒那麼大;加上政府年年派錢、福利相對較好,整個社會缺乏了一種要向上昇的動力、缺乏了憂患的意識。此仍對現狀未有太大的不滿、「少一事不如多一事」的意識形態一直植根於澳門這片土地,也促成了大家對政治的冷感、對政府的「施壓」、監管不夠。

「有怎麼樣的人民,就有怎麼樣的政府」,這句話聽來逆耳,但很多時都是正確的:大家希望休閒地生活,連希望將澳門建成「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政府,也是「休閒」地做事——行政效率低下。面對長年各地區的水浸問題,政府從未積極地去解決,那颱風「黑格比」的影響仍歷歷在目,但氣象局除了在之後制定了風暴潮警告信號外,整個政府所吸取的教訓依然不多(難聽地說句,大陸對風災預防的重視程度,也遠遠高於澳門)。他們跟廣大市民一樣,都是滿足或立足於眼前:像賭收連續下跌喔,那就批地來建多一些賭場以吸引愛新鮮感的遊客(殊不知這「泡沫」會愈來愈大);修建下水設施工程浩大且難被人看見喔,還不如在地面造多一些「形象工程」,更為「實際」。此次「天鴿」的威力強大,但氣象局的預報繼續失準(可能他們也受到了賭場方面的「壓力」),澳門政府沒有去未雨綢繆,都直接地導致了此災害,變得更為嚴重。

長期要依賴中國的澳門,於颱風「天鴿」的肆掠下,也被吹出了是否要靠自己的問題。我們都知道建發電廠要占用較大的地方(賭場林立的澳門其實很缺乏土地資源)、所需成本較貴、且會造成環境的污染;可這次就是因為太過倚靠大陸的南方電網、沒有後備的「電源」,才會發生全澳停電的狀況。澳門近期都有很多的填海計劃(這不斷的填海填河也令澳門變得更容易水浸),而政府可否撥地來起一間較現代化的、污染沒那麼大的、並有防災保護設施的新電廠,是很值得他們,去進行重新的規劃評估。

隨著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和大陸「打貪」力度未有鬆軟之跡象,澳門應該從對中國、對博彩業的過分依賴中,慢慢擺脫出來。像逐步開發更多東南亞或其它地區的高質客源,發展文創、中醫藥產業等,都是澳門政府已經正在做的,但還遠遠做得不夠(澳門現在連一間像樣的livehouse也沒有)。整個發展構想仿佛流於一種表面式的努力,而政府所用來發展的公帑或每年龐大的支出,也未能合理利用與更有效地分配。從這次颱風災害中,我們再一次見識到他們的善後工作,就如網友所說:「技窮得只剩派錢」,可政府若一早利用這所派發的錢去改善地下排水道系統、增強氣象局的預報能力、增加對突發災害預防的投入(如購買多些剷泥機或夾斗車等以防不時之需),我想應能令民眾,沒有這麼地怨聲載道。產業較單一的澳門,連政府施政時的想法、或解決問題的方法也比較單一,這班人若依然故我、未能從甜蜜的美夢中醒來(特首崔世安經常是昏昏欲睡的模樣),到等到真正的發展危機(國務院已經批准海南島開始試水博彩業)、真正的經濟風暴吹過來之時,就可能連派錢的招數,也使不出來了。

颱風無情,但人間有情,這次「天鴿」使到全城大混亂,可也團結了澳門市民一起共同抗災、守望相助。而被「藍絲」所不屑的愛瞞日報Macau Concealers,竟變成「救澳第一線」;被說是「廢青」的年輕人,也主動承擔起清理街道或相助市民的重任。從這次風劫中,大家應該深刻理解到幸福不是必然,在這麼表面亮麗光鮮、霓虹璀璨的地方,我們分分鐘都可以變成要排隊取水的災民。希望更多澳門人能在經歷此風災後,更懂得這「非必然」的引申,更知道這「晴天」不一定會持續,於往後的日子,能繼續發揚這幾天參與清理行動或協助別人的積極性,如此,我們才可以更有底氣地說出:自己的澳門,能自己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