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網絡無大台 揭秘式週刊如何生存

廣告
網絡無大台 揭秘式週刊如何生存

廣告

上月壹集團在公司推行外判制,新聞界鬧哄哄。當時日本的《週刊文春》同告出事,週刊爆出婚姻亮紅燈的女演員,在Youtube自爆,反控傳媒操手。第一段影片已火速達200萬,事主作出一系列網上連載,瀏覽量一定比《週刊文春》銷量多。

一單男藝人出軌鬧離婚的新聞,妻子松居一代不做弱者,借網絡反吞噬傳統紙媒。媒體一直捱打,老派週刊未能轉型的窘態浮現。月中,一度傳出女主角松居一代做了Youtuber而發達……。

事源松居一代不滿丈夫船越英一郎出軌,忍受逾年,被週刊文藝揭破。不知為何,三名編輯拿到松居一代的手記,在雜誌刊登手記做封面「爆書」。松居一代聲稱被騙,在Youtube以連載方式自爆。7月中網民統計她的影片瀏覽,合共約700萬人次,未計她的個人部落。

被週刊揭發丈夫出軌,女性一直扮演弱者。松居不但自拍影片反擊,還直搗週刊大廈辦公室。奇女子這樣一反傳統,顛覆的不單是男女、傳媒受眾的關係與地位,也印證了一件事:誰主導網絡,那一方便有話語權。

話說回來,賣盤的《壹週刊》與壹傳媒都討論外判的可能性。坊間談論是傳媒工作外判的可能性,我想討論如果要到點,是應該談論一本以調查踢爆為主的週刊或媒體外判的可能性,與不可能性。

根據媒體市面流傳的可能性,採訪拍攝工作外判,七折支薪,借用公司器材。回到松居一代的個案,記者手上有珍品,橫豎責任自付,橫豎工作不能賴以為生,為何不在網上自爆,Youtuber有錢分,海外亦有網絡影片中介公司,你拍到珍貴影像,海外引用,一樣有錢袋。做深入一點,爆料的分析數據與內容,自資出書在網上銷,收益同樣可觀。

對於媒體,這是一個殘酷的現實。為何要在你的平台放一些在市場有價值的東西?或者,要重新定義包含價值觀的主媒「平台」是什麼?

因此,港媒外判的討論,如果不細分媒體有多少種,偵查報道有多少類,哪些才可以外判?一切討論,只是吹。媒體越是「無大台」,背後真正的大老闆越能混進來。當媒體的結構複雜,外判這回事不只是贊成與否的零和遊戲,而外判從來不是萬惡之首,外判後管理與責任不清,一切源於主公司的問題,而非外判制度。

從前讀者說我們在消費別人的故事,今日網民批評媒體,媒體之罪,其實也淪為消費品。在媒體也在「被消費」的年代,主媒生存之道,態度是謙卑、謙卑、還是謙卑。內容深入、深入、再深入。有內容、合乎的新聞道德的報道像驅魔一樣,不怕入邪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