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劃

高鐵和一地兩檢怪論

廣告
高鐵和一地兩檢怪論

廣告

之前我講過關於我親身乘高鐵的經驗,大家也想我再講多些少,先來再講高鐵的問題,其實,我有一種感覺就係,老共是利用香港設有高鐵來作一個示範,因為香港是自由港,所以,老共是希望能夠吸引香港高鐵的成就,對於將來一帶一路是有所幫助,當然,你會笑我傻,難道外國人到中國看不到高鐵嗎?這一點我就從多方面觀察到,大陸本身根本無一個似樣的高鐵站或者是高鐵的示範單位。另外就講到大陸高鐵,年年蝕本,又不敢全面行高鐵,將一些動車組,用高鐵行駛,刻意將速度來張就,因為高鐵和動車票價是有差別,香港若加入這個大家庭,是有機會為國家高鐵分擔一些蝕本。

講高鐵就講埋一地兩檢的另一種睇法,因為,關於什麼割地呀,違反基本法等,大家講左好多。我就是想從國家層面去講,因為,我從一些外國經驗看得好,當自己國家關卡設在別國,不管你是有多強,有多富,也必須要尊重他國的法律,而香港就是這個尷尬層面,因為,香港是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特區,只是回歸的時候,為左穩定香港人的心,就讓香港有高度自治,因此,香港更可以繼續沿用九七前的法律條文和程序。

有一個不愉快的經驗常常都在腦海中揮不去,記得有一次,朋友在大陸被人扒了銀包,打電話向我求救,我便二話不說就到深圳和他見面,他實在記不起在那裡被扒,因為他是從常平搭火車到深圳準備回港,當過關時才發覺無左個銀包,相信是落火車時被偷,和他商量後,先行報失,我們就想到在邊防的公安報失,到了好像是六樓,那位公安同志,穿著涼鞋,只聽朋友講,並沒有回應,當問到我們職業,他就有點火了,原來,他認為我地係想將個扒手個案給他。更認為,不是做警察在這裡可以說話。原來,大陸方面,沒有懲教署這回事,全部都是屬於公安部門,他就以為我們是警察。所以,也非常之不客氣。

這個和一地兩檢有所關係呢?就令我聯想到,若果香港用外國的做法,只容許相關部門進行,出入境,海關和檢疫,而要在香港的法律下進行,你覺他們的想法如何呢?從大約15年前,明顯看到香港公務員是自行矮化,記得一位「監頭」見到一個什麼的主任,幾乎想跪底,但後來一些熟悉大陸的階級制度,這個只不個是一個小頭目,若計算,還和「監頭」差兩級。因此,若果要大陸佬來香港受香港警察的指揮和監視,你覺得有可能嗎?因為,大陸的出入境都是由「警察」負責,而這些「警察」,「海關」等都是國家級公務員,能聽你一個地區警察指東指西,不要發夢,所以,大陸佬一早就預備在係香港執法,你可以講,佢都係執大陸法,但這個就是違反基本法。

相信大家有上大陸就見過那些國家級人員那種惡法,香港政府根本無可能可以架禦,看到香港特區官員到大陸訪問,見到省委書記就當高幾級,一個村長都幾乎可以和你特首平排,那怎麼可能一個警務處,或者到你保安局去指點江山呢?相信,大家怎樣做,中國式的一地兩檢就一定實行,視乎香港政府官員,建制賣港賊怎樣為大陸護航,如何強姦民意。最終都會在西九的關卡實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