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放下哀傷 繼承遺志 為生者爭自由 為死者討公道

廣告
放下哀傷  繼承遺志 為生者爭自由  為死者討公道

廣告

今天8月30日是劉曉波逝世第49天,即中國傳統「尾七」,亦即是這天後對逝者的哀悼就要結束。然而,哀傷能放下,對公義的追求卻不能停止。

劉曉波遺孀劉霞自劉曉波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後,遭當局非法軟禁,至今已近7年,以致她患上抑鬱症。當局對劉霞的嚴密監控在劉曉波身故後並沒有停止;劉霞無法與家人及外界自由聯繫,僅有的訊息也只是一些來歷不明人士發佈的Youtube 片段,其情況與劉曉波臨終前不斷有不明人士上載他於監獄及醫院的錄像片段類似。劉霞一直清楚表示想要離開這個不自由的國度,而劉曉波生前的意願亦是和劉霞一起出國。我們強烈促請中國政府立即停止監控劉霞,並尊重和保障她的行動自由,通訊以及出國的權利。

中國政府同時對劉曉波的支持者展開打壓,以各種名目拘留及處罰悼念劉曉波的群眾。我們特別關注至今仍在押的馬強(西域武僧)及吳明良(浪子)。馬強於劉曉波「頭七」當日參與於廣東新會的海祭行動,過程曾由有線新聞直播。其後馬強離開廣東徒步川藏線,當局竟大費周章往四川丹巴將其抓捕,羈押於新會看守所。這次抓捕亦令參與海祭的10多人人人自危,恐怕當局隨時將其拘捕。

吳明良今年6月下旬在劉曉波病危之際,參加呼籲釋放劉曉波的聯署,並接受香港有線電視訪問,其後被當局藉故行政拘留10天。劉曉波辭世後,他在《明報》發表紀念劉曉波的詩《我們從來不怕道路黑暗漫長》,並協助編輯紀念劉曉波的詩集,於8月18日被當局以「非法經營」罪拘留並抄家。紀念曉波無罪,我們促請中國政府立即無條件釋放馬強及吳明良,並停止滋擾劉曉波的支持者及朋友。

我們亦並未忘記中國政府對劉曉波之死至今仍沒有任何交代。劉曉波之死疑點重重;劉曉波於2017年6月26日被公開確診末期肝癌,僅僅17天後便去世,其病情發展之兇猛急速極不尋常,而當局更急忙將其遺體火化。此外,中國政府從未對外界或劉曉波家人公布劉在押多年的體檢報告,以澄清是否有拖延、忽略或隱瞞病情。更令人起疑的是負責劉曉波醫療事務的錦州監獄副監獄長王洪博於2015年11月6日於家中離奇自縊身亡,而劉曉波哥哥劉曉光曾於2017年2月透露劉曉波在獄中有進行CT檢查,但結果不明。種種跡象顯示,中國當局實有拖延劉曉波病情甚至故意讓其惡化之嫌。中國政府必須立即向劉曉波家人公開相關的體檢紀錄;我們並呼籲國際人權機構介入調查劉曉波之死的真正原因。

劉曉波雖已離世,但並未如他意願成為中國最後一個政治犯,而以嚴刑峻法阻嚇推動社會發展的行動者的風潮,更蔓延至香港。只要一人被奴役,所有人都不自由。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更有必要繼承曉波先生遺志,爭取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的中國,讓政治犯真正在我們這一代消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