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有一種「挑機」叫何君堯

廣告
有一種「挑機」叫何君堯

廣告

「在他呼籲下一批熱血青年及社運人士包括黃之鋒等人不惜以身試法。」
「若容許他繼續擔任法律系副教授一職,必會繼續荼毒法律系學生及公眾。」
「辭退戴耀廷教席,阻止他以貴校(港大)教席身份繼續散播歪論邪說!」

古有武林高手華山論劍之傳統,今有何君堯寫信「挑機」的潮流。

何君堯就任嶺南大學校董時曾自稱地位卑微,不搞鬥爭。但先有一張「捍衛律師和知名慈善家聲譽」入稟狀,律師會理事選舉時,將律師同行任建峰一劍封喉,不容他人議論自身功過。後又去信律政司要求覆核雙學三子的刑期,當有抱負的大好青年鋃鐺入獄半年,他隨即在社交媒體邀功。現又有一道趕盡殺絕的「逐客令」,誓要將戴教授掃出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往事之多,多不勝數。

何君堯每逢揮筆「挑機」,江湖風起雲湧,多人被捲進政治漩渦。走了一個額頭鑿著「敵我矛盾 鬥爭為綱」的梁振英,換來一個樂此不疲地寫信的「挑機達人」何君堯,校園又怎麼能夠有一張平靜的書桌給師生呢?

何君堯批評戴教授呼籲之下,黃之鋒等青年和社運人以身試法,好些年輕人認為這句話難聽過粗言穢語。當雙學重奪公民廣場後,戴教授宣布佔中正式啟動,年輕人質疑運動被騎劫,紛紛退場,甚至要梁國雄雙膝跪地請求大家留守。而且戴教授曾言希望佔中是年齡逾40歲的港人,「為下一代能在更公平和公義的社會制度下生活所作的承擔」,並反對未成年人參與公民抗命,要求即使參與也先要「見家長」和只能簽署誓約書作合法支援。

由此至終,最令佔中「趕年輕客」的那個人叫戴耀廷。如今舊事重提,絕無揶揄之意。只是想點明何君堯硬要秋後算帳,也不能帳目混亂,指控戴教授向年輕人「散播歪論邪說」,無視他們是獨立自主地參與抗爭。

當有改革社會之抱負的年輕人被投進監獄,還在嘲諷他們被監禁的刑期「無十幾廿年」只是「BB仔」的何君堯。以及雖然比較家長式思維,但願意為下一代年輕人承擔責任和抗爭的戴教授,究竟哪一個更值得我們尊敬,哪一個更適合為人師表呢?大家不妨深思。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