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張超雄:銘,我以你為榮

廣告
張超雄:銘,我以你為榮

廣告

監獄的高牆,擋不住公義的連結。

這一個多星期,民主派多名議員陸陸續續也去過不同的監獄探監,為16名我們的年輕抗爭者打氣。我希望大家會長期關注他們在獄中的情況,繼續寫信給他們。
以下是我寫給黃浩銘,也是寫給香港人的公開信。

銘:

自你及12位東北戰友在8月15日被上訴法庭加判8-13個月刑期,兩日後周永康、羅冠聰和黃之鋒亦被同一批法官加刑至6-8個月,這是標記著香港政治環境和社會運動的分水嶺。從今以後,組織或參與和平非暴力的抗爭行動,都有機會坐牢,而且可以是一個不短的時間失去自由,最有動員能力、最有政治能量的年輕一代,包括你和上述三位學生領袖,都在未來五年不能參選,即是下一次立法會選舉,若果你不首先被「確認書」叮走的話,也要等到2024年。那時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一國兩制還剩下多少兩制?天曉得!

當然,你不會在意能否參政,甚至在這最艱難的時刻。你還是談笑自若、幾天前與長毛到赤柱監獄探你的時候,你仍然堅持一切安好,叫外面的人不用掛心。但是你身上負起的13個月刑期只是開始,還有連同黃之鋒、岑敖暉等共二十人的旺角清場(刑事藐視法庭)案,還有928雨傘運動的「公眾妨擾」案,可能為你再加上數以月計甚至年計的刑期,這真是教人擔心的現實。

有人認為,既然你選擇用公民抗命,就必須面對受到懲罰。可是,用13個月的監禁,來懲罰一個無私、為爭取土地公義、民主規劃而參加一個和平集會的年輕人,是否合乎比例和合乎相稱性?以竹支撬門非你所計劃,更非你所能控制。議會內的制度暴力卻可以合法地讓官商勾結地發展,奪走東北村民的生活。倘且,你們為上述行動已經完成了懲罰,政府卻嫌120小時社會服務令太輕,硬要你們坐牢。

銘,很少人知道你是我的學生。在理工大學的社會政策及行政學系裡,你有修讀我的課。記得你是一個很願意發言、很活躍的學生。後來才知道,你其實是慣於走堂的學生,但你很少走我的課。這當然不是因為我的書說得好,剛剛相反,其實是我説得不多,反而我邀請了不少弱勢群體的當事人現身說法,才把你吸引著。無論是露宿街頭的無家者、殘障人士、家庭暴力受害人、貧窮的新移民、少數族裔、難民、體弱的長者、病人、照顧者等,相信你從他們身上得到啟發,令你明白民主制度與民生及公義的必然關係,而產生了一股改革社會的熱情。

如何改變這不公義的現狀?很多年輕人都不會想、不敢想。因為香港的現實,就是揾食大過天!進入成人世界,第一件事是生存。難得拿到一個學位,接下來的重點就是發展事業,適應職場的秩序,盡力向上爬,想盡辦法賺錢。有了錢,就有地位、有安全感,有機會建立家庭、找尋幸福,這也算是對父母的一種回饋。但你並沒有選擇這條路。

你對於課堂上所學的公義和民主價值很認真,甚至全情投入社會運動,去爭取和實踐你的理想。你有獨立批判思考,分析能力,了解到社會制度的缺失,願意超越這經濟城市生存的遊戲規則,發展出自己的看法和理想,並且身體力行,這正正是大學生及青年人應走之路。

可惜,今天願意走這條路的人不多。靠威權來統治和拿取最大利益的權貴,也不需要有獨立思考和有理想的年輕人。事實上,他們很害怕你,痛恨你!因為你竟然挑戰他們的威權,指出他們的不義。這樣會直接撼動權貴的合法性和人民的服從性。所以,直接撲滅有理想的青年人,是現今政權的首要任務。

銘,你要走的路,一定是充滿荊棘、滿佈陷阱的。今天你被剝奪了自由和尊嚴,明天剝奪你參政的權利,後天不知道這政權還要怎樣,你和你的家人好友還要承受多少的痛苦和壓力。但讓我告訴你,能夠坦白、盡情地追求理想的人,才是最幸福的。有抱負、有理想,才不愧是一個青年人!

銘,我以你為榮!

張超雄
2017年9月2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