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為何老海鮮要把年輕人趕出香港

廣告
為何老海鮮要把年輕人趕出香港

廣告

當社會上某些成年人大詞炎炎,說今天來年輕人一代不如一代的時候,他們又曾否檢討一下社會是如何對待年輕人?當那些把持權位的人,口口聲聲說自己當年如何如何,有沒有意識到因為近年香港的各種機會及權力越來越傾斜於既得利益階層及成年人,把年輕一代壓在社會的死角?除了回歸20年來收入沒有明顯的改善,不少年輕人也因抱負難以舒展而感到挫敗。以為年輕人只是因買不起樓而感到不滿,只是發窮惡,刻意把年輕一代看扁,只是為自己繼續把持權位找藉口。

很多人順應香港經濟起飛的先機,今天在社會的經濟及政治體制中都盤據有利位置。本來,隨着生活水平及健康的改善、壽命的延長,沒有理由拒絕有能者繼續發光發熱。但如果只是因為得着先機,在盤據要津之後不思進取,只圖討好當權者,延續自己的利益,甚至抗拒轉變,拒絕讓年輕一代接棒,這就無異是以一己私利來毀滅一個社會的未來。

這一種說法完全沒有誇張,只要看一看社會上有權有勢的人,近年是如何說年輕人便可知一二了。

在佔領運動期間,前律政司長梁愛詩曾經說,不放心把未來交給年輕一代。她似乎沒有意識到,或者更可能是刻意漠視,爭取一個更合理的政治體制不但是《基本法》的承諾,而且是要把被壟斷了的政治權力作更合理分配。明天是屬於下一代的,讓年輕一代有更大的發言權,不在於梁愛詩個人是否有信心。也要明白,讓梁愛詩這一類人今天擁有與其識見不對稱的政治話語權,也不見得是因為香港人對她有信心,只不過是被壟斷的政治體制造成的結果而已。

明天不再為下一代發展

除了低貶年輕一代之外,今天那些權勢的代言人,對年輕人的訴求與不滿說不出甚麼道理,最簡單也最不負責任的回應,就是動輒叫感到不滿的年輕人離開香港。范徐麗泰說如果年輕人不相信共產黨,那就應該離開香港。日前,就連乘香港物業投機經濟的先機,在房地產炒賣中得到極大利益的林奮強也來湊熱鬧,說年輕人在香港買不起樓養不起家,應該往印度墨西哥那些地方發展。

特區政府雖然沒有那麼露骨,但在政策上卻明顯想把部份年輕人排除於香港未來的構想之外。政府多年以來一方面不斷說要輸入外地專才,甚至要提出優惠政策,吸引香港移民的第二代回流香港,但同時也不斷說年輕一代應該考慮北上發展。政府十多年前已經說要讓更多年輕一代參與政府的諮詢架構,但獲得政府青睞的,來來去去主要都是富二代及那些與政府同一鼻孔出氣的年輕「俊傑」。

為人父母的,當然都會愛護自己的子女。所以特首及那些高官、有能力把子女送進國際學校,送往海外升學,同時卻毫不猶豫地執行政治任務,置大部份家長的憂慮及反對不顧,要透過政策令社會上的新一代接受所謂愛國教育洗腦。

政府對於那些願意為爭取更美好香港的年輕人,也是絕不手軟,近日便透過刑期覆核誓必要把他們送進監牢。作為港大最高領導校委會的主席李國章,不但沒有學習北大校長蔡元培先生那樣以保護學生、為學生開拓更廣闊的言論環境為己任,也完全沒有容讓學生向不公義說不的胸襟與視野,甚至主動報警,要上庭作證,不毀學生的前程誓不罷休。

凡此種種,不一而足。香港社會如何對待年輕人,也是可見一斑了。以這樣的態度來對待年輕一代,香港的未來還有多少令人樂觀起來的理由?

今天香港的所謂發展,不是為了要有更美好的明天,不是為下一代建立更合理的制度,只是要保護成年人及既得利益者的利益,是要保證少數把持權勢的人繼續壟斷政治權力。明天如果不是為下一代來發展,難道只屬於那些今天竊據高位、利益吃盡,兼且把持權益的老海鮮?

誰有責任開拓未來?人人都應該有份,但青年的意見和聲音更不能抹煞,他們才是未來的最主要持份者。社會要交棒,要薪火相傳,意思就是說現在把持權柄的人,有責任要把更大的空間,讓年輕一代在跑道上起步接棒,從而奔向更合乎他們的想像、希望與要求的未來。

原文刊在蘋果日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