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訂閱潮來了,「成功」的焦點在於數碼化的System

廣告
訂閱潮來了,「成功」的焦點在於數碼化的System

廣告

台灣天下雜誌終於推出訂閱版,組織上由紙網合一,紙網分家後再歸一,組合成一個數位“system”,繼而成功推訂閱版。當中我們應該參考什麼?

台灣與香港的媒體是有互動的參考價值,今年吹起的訂閱風,所有港媒也要認真從數位編制與訂閱市場上認真思考。

為何今日的台媒有很大的參考價值,基本上港台今日並不是共同體,但在繁體華文市場上與政經的趨向,未來歸一的可能性極高(也有面向華僑的)。過去港媒討論到「網絡轉型」,一再叮囑港媒編採部要參考外媒,本人認為當中有可取與不可取之處。

不可取之處是,西方國家對「新聞自由」根深蒂固,新聞人挺起腰撐自由的觀念很強,因此華盛頓郵報的成功,除了歸功於新老闆亞馬遜創辦人Jeff Bezos的商業模式、銷售與資訊平台合一之外,讀者信任新聞人頂住「新聞自由」,也十分重要。

亞洲媒體的「新聞自由」是脆弱的,有牢固的權威性社會上,「新聞自由」是由老闆把持,老闆摸一摸鼻說「不喜歡便走囉」、「哪有新聞自由」。這些話十年來已聽膩了,當看濶一點,便覺得可笑,因為讀者也會因沒有「新聞自由」,跟自己價值相違背而離去,轉而在網上找「有價值」的資訊。

當我們參考西方成功轉型例子,亞媒抽走了「新聞自由」價值,是不能比量的。《華盛頓郵報》讀者仍然期待記者編輯保持自主的價值,新老闆上場在平台加入營銷的元素,讀者是不會懷疑有任何新聞干預,而事實上老闆不敢在桌面上動編採的自由,反而推銷自己有偵查能力的新聞主管。因為西方媒體老闆知道:新聞自由是不能碰,讀者會走掉的。

因此,對於「新聞自由」觀念如此薄弱的城市,訂閱成了風氣,是值得一試。在人口少的城市,成功吸引一定數量的讀者後,如以華文市場為主的端傳媒最近公布有7000個訂閱者,倘若訂閱收入假設有400萬,便可以保持編採隊伍,先維護核心編採的價值,將文章賣出去,往後靠營銷部,也要看讀者與財團Buy唔Buy他們的「價值」。說白些,訂閱是一個不會發達,但又能保住價值寫下去的生存方法。

在過去數年,聽得最多的說話是「現時沒有人成功的網媒」。我想要先界定今日媒體上「成功」的定義。如果創造出「有價值」的平台,找到想要的讀者群,而且有一定系統的數碼營運制度。西方、台灣一些媒體已經做到「成功」。

先從制度上看,《華盛頓郵報》分為執行編輯與首席信息官。前者不是管新聞方針,而是維護並提供與《華盛頓郵報》價值有關的題材,由編採決定做與不做;後者就是數據分析員,不只哪些報道「多人看」,還有「看多久」,讀者是誰,與營銷部一起做。回到台灣,天下的成功便是「制度」上了軌。文中言及總編改革數載才有信心推訂閱,最大原因是紙網兩組人開始熟悉數碼制度,紙網合一後,他們分為「內容、產品、工程、行銷」四種工序。

在網絡上每個記者是推銷員,文章、影片是「產品」,在網絡這個文化沙漠記者要知點推,幾時推,推去邊,於是才能跟分析數據的工程,與生財的行銷部門一起合作,同步「發動議題」。

「四個小組都擁有發動議題的權利,每天在十分鐘的戰力會議上共同討論包括報導在內的各種事項。像工程團隊就會時時觀察、分析網站狀況,如果發現網站哪個環節特別容易讓讀者跳離,就會請產品、內容團隊共同調整;行銷團隊手上若有新客戶名單,也會召集其他三個團隊共同為顧客策劃適合的議題與表現方式。」

網絡上有太多分析新網媒如何成功,如何轉型的文章。作為落場踢波的記者,我只信真實的例子。要變,在數碼領域一定要打破舊有制度。其他,都是空談。

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