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監房無「風流」

廣告
監房無「風流」

廣告

當然,今天被送監獄的是為民主,為公義的朋友,對方一定是開心到來不及,相信就以為強勢的來指責泛民或者是非建制派議員到監房探訪這班義士,我更聽到一些人談到「風流監」,這個名詞,就如我之前有一位同期,中了六合彩,他上班就以「風流工」的心態,怎知道,原來,在牆內根本沒有「風流」二字,若果這樣給議員探下就算風流,這樣的話,人對風流的價值實在太低要求。

香港的監房是比其他國家或者地區算是文明,這樣的話,就應該說成較為正統,當法庭判處一名人士入監之後,這位人士一到步就應該感受到,什麼是懲罰,首先,就是失去自由和要受監管,相信之前我提過貪曾也難逃這樣的感受。無論是職員或者是在囚人士,失去自由和受到監管就是一種懲罰,也不應該再受到不必要的懲罰,相反,在現今的世代,助更生是重點,如何讓這些在囚人士在離開監獄後得到新的生活。並不如社會上所講,要這些人「難捱」。

記得在80年代初期,一位和我差不多時間進入監房工作的舊伙記,一天中了六合彩,當年頭獎是大約200萬,人工都只不過是不到四千,當時,這位伙記就以「風流工」的心態返工。真的令很多人羨慕,但有一天晚上,他家人來電話,說他老婆有事進了醫院,他便向值夜官申請離開,但因人手問題,左搞右搞,差不多兩個小時才能離開監房到醫院探望老婆,隔一天,他就回到監房「掟錢」走,這種做法以前是很普遍,你只要給政府一個月人工,便立刻批准離職,當然詳情我沒有認真去跟進,這個小故事就反映出,當一個人,無論你是在職或者在囚,你都失去了基本自由。

記得以往一些多溫暖的在囚人士,探訪是探足,久不久也有律師,或者宗教人士探訪,這樣就如今天有報章指,這些人是坐「風流監」,實情是不是呢?這個說法是一些無知,對監房不認識的人才會說出來。的確,這樣是有別於其他在囚人士,但可能大家不知道,懲教署是鼓勵在囚人士多些和外界接觸,這個是助更生的一部份,對於在囚人士在監或者在外都有幫助,很多很實在的例子,是在下親眼見到,這個是對社會有所幫助。也是作為懲教人員的一種使命。

談到這些多探訪的在囚人士,大家會覺得會影響他們工作,這一點大家放心,懲教署在囚人士工作和外間的不同,不是要趕工之類,若果當班的知道這位是多探訪的人,在安排工作時是會考慮,因為很多人坐監想賺錢,工作是不憂心沒有人做,再說,懲教署的工作並不是重視生產,是重視訓練和合符法例。當然,也有重生產的工作,但我看不出這些人士會有所影響。但有一點就真的招人妒忌,就是可以嘆一個鐘冷氣,這一點就似乎是超乎一般坐監的想像。

有一句說得好,做個行就厭個行,沒有人喜歡被困的,更沒有人形容監房是「風流」,若果是香港以外,我就不敢擔保,照香港目前的制度,坐監還是一條苦事,只是怎樣去調整自己心情是最重要。一直我都鼓勵一些公職人員抽時間去探望在囚人士。公職人員探訪,還可以為懲教署省招牌,何樂而不為。真心希望,香港人豁達一點,多些了解在囚人士的苦處,沒有人想到監房風流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