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一一飛

年輕時事評論員,大部分文章都可以在王一一飛網誌、香港獨立媒體找得到,有時會在明報、立場新聞、評台、夜貓、輔仁、看中國等地方刊登! 網誌

社運

中共帝國禍及海外,全球合作抗撃暴政

中共帝國禍及海外,全球合作抗撃暴政
廣告

廣告

2/9到3/9日,筆者在香港出席「一帶一路&金磚五國」國際研討會,了解中共政權資本主義擴張對很多周邊國家做成的損害,獲益良多,希望在這裡向未知道這一問題的讀者講解,讓大家了解這一問題。

1. 中共推動一帶一路的動機

要了解中共推動一帶一路的動機,要先了解「帝國主義」這一概念。

資本主義國家發展下去,會出現一些危機,需要擴大市場令自己生存下去。由於資本主義國家發展下去有時會有產能過剩的問題(工廠生產太多產品,但消費者不足,因此產品無法向外出售),長遠來說會損失不少錢。因此,資本主義國家需要尋找海外市場,令自己產品得以出售。再加上資本主義國家需要找便宜的工人、原材料減低成本,他們會到發展中國家開拓市場。因此,歐洲國家和美國在19世紀開始不斷瓜分非洲和亞洲等國做殖民地,取得他們的原材料、工人和市場。即使1945年亞洲、非洲和拉丁美洲解殖後,歐美日即使失去政治上的控制,仍在這類國家設血汗工廠、壓農民價取得原材料、損害當地環境、利用《華盛頓共識》迫當地政府取消關稅藉機傾銷產品壟斷當地市場。政治的帝國消逝,卻沒有令經濟上的帝國消失。

進入21世紀,中共政權崛起,推出威權政府與資本主義結合的「中國模式」。可是,中共政權都面對資本主義的經濟危機,由於生產過量,中國有太多的鋼材、基建、房地產,卻沒有足夠消費者可以消費這類產品,除了形成超級房地產泡沫、沒有人使用的鬼城、機場,過量生產時所借的債務太多更形成債務危機。為了防止業務虧損,中共政權走上了帝國主義之路,推出一帶一路,在中亞、南亞、非洲國家尋求新的消費者,希望他們消費中國的高鐵、道路、產品,令他們繼續有得益,不會虧損甚至倒閉。

所以,中共推出一帶一路,是為了延續中共政權壽命,令他們不會因經濟危機發生而崩塌。

當然,中共政權都有其他動機。建成了更好的交通網,有利中國西部和其他發展中國家開發。有交通網、水電和電子網絡,就可以有各國之間的旅遊、貿易,有利中國經濟。此外,中國政府與中亞、南亞、非洲有更多經濟和政治合作,都有利強化中國的外交勢力,抗衡美國。

2. 中共資本擴張對其他國家帶來禍害還是得益?

中國一帶一路,就是要在南亞、東南亞和中亞等國建立高鐵、道路、基建、電力供應系統、電子網絡、輸油管和產油基地。這樣就可以完善以上所講的目標。

可是,這樣做對當地人利大還是弊大? 講座上,有一位講者提到,他在菲律賓馬尼拉開講座,有人指一帶一路令他們有高鐵可以坐,有比以前更好的交通,有很大的好處。

這一點沒有錯,假如有更好的交通網,當地人旅行、工作都更方便。假如有更好的電力和網絡,上網和生活都更方便。不過,講者反問那位聽眾,所有事情都有代價。雖然有以上好處,但興建這類基建,很多時候代價是環境的破壞、對勞工的剝削、原居民的迫遷。因此,一帶一路,也為當地人帶來了不少問題。

事實上,講座都請了不少南非、印度、印尼、緬甸、斯里蘭卡等地的講者,他們都講解一帶一路對當地人的損害。

在南非,中國企業和南非政府為了在德班建一個港口,他們不理會當地居民的意願,強迫當地居民迫遷。

在印尼,中國企業為了開發石油、文通網絡、基建,破壞了當地的樹林。

在柬埔寨,中國企業和當地政府勾結容許一些血汗工廠出現,當地政府為了讓中資謀利,更在2014年鎮壓罷工,令不少人死去,更開始打壓當地工會。

在巴基斯坦,為了開發中巴經濟走廊的港口和道路,更要將港口割讓給中共數十年。基建的設計由中共、中資和巴基斯坦政府少數人黑箱作業,當地居民和地方政府官員竟然不知情,被迫徵收土地。

在斯里蘭卡和部分非洲國家,中資在僱用勞工時,更違反當地的勞工法律和保障。

在香港,即使香港是已發展城市,不是發展中國家,都難逃損害。中共政權和中共操控下的香港特區政府開始以區域融合和發展經濟為名,推行有問題的政策。在香港開發高鐵、新界東北地區推動區域融合,卻要菜園村、馬屎埔、橫州一帶村民迫遷,破壞當地的環境、農業和原居民權益。可見,中國內地的土地強徵、釘子戶問題更開始出現在香港郊區。斯里蘭卡和巴基斯坦出賣土地給中共數十年以建設港口,近日香港高鐵都出現一地兩檢做法,要香港割出一塊土地成為西九高鐵總站,區內由中國政府直接管理,令人憂慮香港日後邊界不穩,日後有更多地方被割出,失去一定程度自由。

現場都有台灣的講者,值得台灣慶幸的是,台灣對中資投資資金上限有一定程度限制,台灣都禁止有中共黨政軍背景的企業和人事前來投資,因而減緩了台灣被中共國企控制的風險。

那麼多周邊地方和國家受害,那麼中國內地的人是受益者還是受害者?對中共政權領導層和與中共有關係的國企來說,他們是受益者。可是,中國廣大的人民,就是中共威權資本主義的最大受害者之一。中共政權和國企為了提升利潤和吸引海外投資,容許外國和中國血汗工業剝削本地中國工人。沒有中共的默許和協助,富士康等血汗工廠就難以強迫農民工工作超過十小時,甚至導致工人自殺。勞權組織得到情報指特朗普親人在中國開血汗工廠,卻被中共政權逮捕。中共政權不容許工人有獨立工會和組織、維持戶籍制度令城內農民工不能有正常公民權利、迫遷農民和城市住戶以協助外資和國企開發,更可見中國人民都是中共帝國統治下的受害者。中共一帶一路開發西部,但對新疆和西藏少數民族採取人口、文化和語言上的同化,更對當地人宗教和人民採取高壓政策。中國官僚資本主義下,中國經濟發展了,但中國底層卻受害,政治和經濟權利都未受保障。

可見,中共帝國資本擴張,的確幫助了中國和一些發展中國家發展,但他們都出現了巨大的勞工權益、環境、人權、迫遷問題。

3. 全球合作抗擊暴政

有不少人以為中國、俄羅斯、印度、南非、巴西等國推出的金磚五國模式會令世界打破華盛頓共識的壟斷,令世界更為公義。可惜,五國實際上都只不過延續新自由主義,讓跨國財團甚至官僚得益,但人民卻受害。看看印度、南非、巴西、中國的底層有多窮,就知到他們的發展不會令世界更公義。

面對中共帝國資本擴張,可見對中共的反抗不能局限在中國內地、香港、台灣、海外的華人,更需要中亞、非洲、南亞、東南亞各地的人民、社運組織者、政黨、媒體一起監督中資公司和中共的擴張,才可以令這類地區的開發更為公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