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It's time to cross the bridge

It's time to cross the bridge
廣告

廣告

八月二十日,有團體發起「聲援政治犯」遊行。其時不論是泛民主派、自決派抑或是本土派都有動員出席,遊行場面聲勢浩大。

能夠連結起不同派別的人士,只因當日遊行目的明確︰近年愈來愈多參與社運的人士被定罪、而罪責亦愈見嚴重,無論身處政治光譜中的何處都不能倖色。律政司不但以嚴重如「暴動」的罪行起訴旺角衝突中的示威者,亦接二連三進行刑期覆核,即使是已服刑的被告,最終亦要受牢獄之災。

抗爭的門檻日漸提高,除了身陷囹圄,在囚或候審義士尚要面對種種問題,諸如是失業和被污名化等等。

據傳媒報導,有社運人士因應在八月二十日所籌得的款項成立「在囚抗爭者支援基金」,旨在支援重奪公民廣場的雙學三子及十三名抗議新界東北發展抗爭者(坊間稱「13+3」)。

基金原意是為在囚人士提供生活津貼及物資,並為他們分擔訟費,固然是好事。然則相關人士亦在記者會中表明,基金暫不支援其他抗爭者;日後即使「有閒錢」,亦需視乎理念、事態緩急等條件而決定提供援助予有關抗爭者與否。有人問,若有旺角義士向這個基金求助,基金會否支援?基金信託人之一的吳靄儀稱目前不會,並謂,「We will cross the bridge if we come to it」。

筆者卻對此不敢苛同︰現在已經不是區分派別的時候了——政府先DQ立法會選舉候選人,再DQ六名民選議員——政府會管你是民主派自決派抑或是港獨派嗎?政權機器打壓示威、集會,會管你是反釋法還是撐港獨嗎?親共媒體、輿論機器大肆批鬥社運人士,製作改圖冷嘲熱諷甚至以行動作出滋擾時,會管你是黃之鋒抑或是黃台仰嗎?

民主派人士常將一句說話掛在口邊︰「希望在於人民;改變始於抗爭」。要有改變,就要付諸行動。我相信所有在囚抗爭者的行動都以改變社會為出發點,沒有人是「鬼」、「來搞散運動」的。就算是相對激進的行動,只要行動者同受暴政壓迫,就屬「命運共同體」的一分子,根本毋需再分你我。

須知道,這個「在囚抗爭者支援基金」已籌得逾二百五十萬,這個數字對本土派的抗爭者來說已是天文數字了。既然有能力籌得如此巨額的款項,何不將之加以善用,幫助更多同道?

黃之鋒在入獄後曾表示,「希望讓大家明白,除了重奪公民廣場案裡包括我在內備受關注的三位學生,在東北和旺角暴力案裡,也有很多寂寂無名的抗爭者,比起我們三人,更值得大家關心,即使手法光譜有異,或你盡不認同他們的策略,但他們與公廣案的三人一樣,也同樣是為了政治改革或對抗威權政體,而面對監禁的政治犯。」

既然連「13+3」的其中一員都慷慨就義,我衷心希望所有有心改變社會的人士可以放下派別成見,多加關心同樣正在受難的政治犯。在政治打壓之下,當社會運動進入死局,我們更應思考如何集結最大的力量對抗強權。

我們已無法再妄稱「we will cross the bridge if we come to it」——we have already come to it. It’s time to cross the brid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