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學生會堅守最後一張「香港獨立」標語 陸生多擁護言論自由 「香港本身就係一個大家都可以發聲嘅地方。」

廣告
學生會堅守最後一張「香港獨立」標語  陸生多擁護言論自由 「香港本身就係一個大家都可以發聲嘅地方。」

廣告

6/9 中大

中大自開學後,多處出現「香港獨立」標語,皆被校方拆走。唯學生會旁的文化廣場與民主牆,仍保不失。校方一度去信,要求學生會拆除,否則逕自動手,但暫時未果。

1

學生會特設論壇,邀請不同派系,各方俱強調政見不一,但須恪守言論自由。會長區子灝說,校方尚未交代標語抵觸什麼法律,何時會有行動。為保標語,將接力留守。

* * *

2

筆者沒將心思放在論壇,專注於訪問學生,強調只問意見,不會拍照,盡量讓所有學生都肯開腔直言。

數學系學生:
「大學始終係求學嘅地方,唔好理咁多政治,等完成哂學業先參與。」

商學院學生:
「既然係民主牆,每個人都有權利發出自己聲音,尊重言論自由。」

醫科生:
「大家生活環境唔一樣,接受嘅教育唔一樣,諗法唔一樣。」

文化研究系畢業生:
「喺政府嘅高壓管治下,香港獨立嘅思潮必然會發生。學校應該多啲尊重學生嘅言論自由。」

馬來西亞交流生:
「馬來西亞同香港一樣,政府都打壓緊言論自由,所以我同中大學生會同一陣線,同一立場。」

生物系學生:
「即使唔同意都好,都應該有空間發表唔同意見,校方有責任尊重學生發表意見嘅權利。」

碩士生:
「有意見唔應該撕民主牆海報,如果大陸人真係唔鍾意,咪直接寫出嚟,唔駛偷偷摸摸夜晚先嚟撕。」

文化研究系學生:
「如果學校保持政治中立,唔應該剝奪偏鋒嘅意見。中立嘅意思係無論邊方都可以發表。」

* * *

陸生:
「冇乜睇法,貼就貼囉,可以貼,冇所謂。唔同人有唔同想法,我唔同意你嘅想法,但你有表達自由。」

陸生:
「如果他們(支持港獨的人)在幾十年前出生,我還可以理解,因為他們從小到大是在殖民地受教育;但如果他們是在回歸之後出生,我覺得不應該有這種想法。」

陸生:
「香港本身就係一個大家都可以發聲嘅地方,互相尊重,OK 架,我覺得冇所謂。」

(幾乎聽不到口音,直到她解釋方知她是陸生。她進而詢問筆者衝突的詳情)

陸生:
「應該可以保留這些東西。」

陸生:
「我個人不贊成港獨,但我覺得可以保留。」

4

* * *

筆者驚訝地發覺,較少港生駐足民主牆,留意民主牆的學生,其實多半是陸生。而且陸生多打卡拍照,其中兩人更特地拍下民主牆規則。

詢問他們時,不下一人都笑說:「聽不懂~」雙方心照不宣。共有五名陸生受訪,唯有一人的答覆,傾向我們「想當然」的政見,其餘四人都擁護言論自由。

5

* * *

後記

SOCREC 拍到一陸生撕毀中大民主牆的片段。

香港親政權的媒體很快盜片,並以其舉動為榮為傲--其實與大部份陸生的是非之心迥然不同。

無論我們認同什麼價值,屬於什麼民族,只要承認人有共同前提,就可得出同一結論。

6

康德強調人與任何人相處,都應彼此視對方為目的,而不能視對方為工具。當你所希望的行事原則,能夠同時成為所有人的行事原則,才是唯一的行事原則。

7

從簡而言,其實即孔子「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只要能接受這點,就能推導出一系列義務,大家的權利方可共存。

康德從而證成「法治國」的三大要求:自由、平等、自主(經濟上的保障)。當大家都履行這三大義務,彼此都有三大保障,維護到每個人都有同樣尊嚴,人的選擇才有真正自由;所選擇的目的才有真正意義。

我們必先做好一個人,才有資格當什麼民族的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