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學術自由的掘墳者

廣告
學術自由的掘墳者

廣告

中文大學的開學日,就有校方以打壓學術自由來為新學年揭開序幕。「香港獨立」的標語因遍佈整個中大校園而令中大為之轟動,而校方「強拆」行動亦引來熱議。回顧校方近年所為,自我審查原來早有先例。

在任中大學生會時,有關注西藏人權狀況的朋友意在大學舉辦西藏人權電影節。當我們正要預約場地辦電影放映會及畫展,校方不是指沒有場地提供,就是場地不適合。最後,活動要轉到在書院場地才得以進行,校方「側側膊」把責任卸到書院。後來從校方人員口中得知,擔心被指宣揚藏獨,故希望活動低調進行。將政治問題說成行政問題,本是校方的慣用技倆,也是一貫自我審查的手法。

另外,中大校方對拆橫額又有一套「安全」的說法。雨傘運動期間,「我要真普選」橫額在中大校園遍地開花。校方派人拆除的理由,竟然是擔心橫額會跌下來傷害到其他人。但由校方掛上或其他沒有政治主張的橫額,又沒有安全問題。所謂的「安全問題」,事實是政治問題的變奏而已。

既然可以用行政理由蒙混過關,為何今次校方卻要用上「嚴正提醒」、「絕對不贊成港獨」等強硬的字眼呢?

中大學生在校園掛有政治主張的橫額,並非新鮮事。以往六四,百萬大道烽火台的仲門都會懸著「平反六四」橫額,校方總是想拆又不敢拆,然後低調地要求學生會處理。而今次高調地拆有港獨主張的橫額,實際上就是要向當權者傳達大學反對港獨的態度,乃投誠的表現。而「校方一貫絕對不贊成港獨」的立場不知是如何出世,彷彿中大人的立場就由校方說了算。也不怕師生、校友反彈,因為「反港獨」就是當前權力的政治正確。

按理而言,文化廣場應屬學生會管理,校方是次干預就是用權力介入學生自治,否定員生共治精神。依照這個邏輯,日後連民主牆有政治敏感的文宣,校方都能清除。若默許校方的意志凌駕於員生共治,師生多年來竭力爭取的校園民主會一鋪清袋,未來的校董會、教務會改革,也難有討價還價的空間。此前的校董會改組時,校方代表不論任何場合都自豪校董會在比例上校內比校外多。然而,這個內部對外部的二元不過只是假象,校方不與師生站在同一陣線,而甘願成為威權統治一部份,還妄稱自己為大學著想,真是笑掉大牙的謊話。

只能說,自我審查去到要公開投誠的階段,中大校方及沈祖堯校長還有甚麼面目侃侃而談捍衛學術自由?大學一旦表忠,就如同敞開了堡壘的大門迎接政權入侵。

事到如今,我們要究問到底香港還有甚麼險可守?大學已然豪不忌諱地撕開過往政治中立的面紗,學生運動又要如何調整對策?而前提是,我們還有、還需要學生運動嗎?也許我們都未有確切的答案,但肯定的是,每次讓步和低頭都是在自掘墳墓,他日埋葬的就是大學自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