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民主牆的故事

廣告
民主牆的故事

廣告

今天經過民主牆,見到幾個內地學生正在奮力地貼圖中的單張。大致的內容就是抗議中大學生會貼港獨標語是擅自代表自己,侵犯了自己的權利。一個短髮微胖的女生額頭滿是汗水但仍在不斷地貼,另一個高瘦皮膚黝黑的女生則在她身後遞上透明膠紙,並不時用警惕的眼神張望一下身後圍觀的人群。還有一個外貌令人過目就忘(也因此無法描述)的男生跟在她們後面,說著支持她們的話,因為「不能讓他們覺得我們不敢出聲」。

她們貼的單張中的口號各有不同,其中有一款令我特別留意(中間那張)。上面寫著No referendum=Autocracy,This is not democracy。這鮮明的立場和強硬的口吻,如果抽離context,大概說是反831框架也不會有人生疑。難道存在一群內地生抱有司徒華般的愛國反黨+民主化情懷?雖然這個疑問只在我的腦海中停留了0.1秒,但後續湧上的好奇心卻讓我忍不住想知道,如果我當面將她們的口號和反CCP反政府聯繫起來,她們會如何反應。於是我撥開前面圍觀的人群走上前,指著這個標語問短髮微胖的女生,她們這個標語的意思是否指責中大學生會專制、不民主。

她:是的!他們並沒有做任何民調就單方面出這種港獨聲明,這是對我們權利的侵犯,中大學生會不能擅自代表我。

我:我同意他們以學生會的身份表達這種政治立場,事先若能廣泛收集不同的意見會比較好。不過我想知道你對於沒有referendum的香港和中國怎麼看?你會不會譴責中國CCP專制不民主,shame on CCP?

她:(急於解釋的肢體語言)你理解錯了!我只是想說,CUSU無權代表我們,我反對他們這種連民調也不做就代表我們的做法。

我: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同意他們這方面做得不好。我只是好奇,對於你張貼的標語內容,你是否真的認同,你是否真的想表達追求民主和反對專制的立場?
她:(開始出現對抗的情緒)我不是學政治的,我不懂政治,對政治也沒有任何興趣。

我:我也不是學政治的。其實你現在正在做的事、標語的內容以及你所使用的語言都非常的政治,而你卻強調自己對政治一點也不關心,這反而令我更好奇你為什麽要貼這些標語呢?

她:我知道你在偷偷錄音,但我不care⋯
我:(真心非常驚訝)啊?我沒在錄音啊,你看(把手機打開給她看)。

她:(沒趣地扭了下頭)好吧,算了。我們這麼做只是想抗議CUSU侵犯我們權利,這和中國什麼的沒關係,你不要扯到中國去。

我:我是想知道當CCP說自己代表了13億中國人,憲法聲明的選舉權也沒有得到保障的時候,你會不會也有這種權利被侵犯的憤怒。
她:(開始不耐煩)我說了我對政治不了解也沒興趣!

我:可我沒有在探討政治問題,我只是問你對於被CCP強行代表的情緒和反應。
她:我告訴你,我已經在這裡住了很多年,我現在也申請到了一間海外的學校,我之後就會過去,畢業以後可能就留在那裡了。所以我不會再住在中國,中國的事情我也不關心,我只是關心當下我在這裡權利受到侵犯。中國發生什麼事,我不懂政治,我不了解也和我沒關係。

我:你還有家人住在國內嗎?
她:有。

我:你不關心他們的權利嗎?根據你這張單張上的標語,他們的權利正在被一個專制政府侵犯。
她:你還是不明白我的意思!我並不是支持民主和普選,我只是針對CUSU這件事,只是就事論事!他們宣稱自己支持民主但他們做的事卻不符合民主,說一套做一套,那就沒有資格講什麼民主。

我:所以你們就同樣以言行不一致的方式向他們表達抗議?
她:(快翻白眼了)我們哪裡有言行不一致?我很一致啊,我感覺自己被侵犯了,所以我出聲抗議。他們才不一致,他們聲稱要民主,事實上卻這麼專制!
我:你譴責他們專制、不民主,但你卻不是真的認同民主和反對專制。
她:⋯⋯

這個時候另一個高瘦女生和那個面目無法被記住的男生開始試圖幫她解圍。不過講來講去都還是「就事論事」啊不想評論中國的事啊對政治沒興趣啊這些老調子。而我則在想該如何從這個不斷出現自我矛盾且不斷自我重複的對話中脫身。

於是,我用語重心長的語氣配合一種「You know what I mean」的表情對他們說:「同學~其實我想說的是,你用民主啊專制啊這些詞,是很容易誤導一些人的,讓別人以為你們有這種政治主張。你看學生會說的可是獨立啊,哪有說民主?但中華人民共和國可是真的寫了共和的啊。反正我是很容易就聯想到了。」

果然,他們三人的態度一下就出現了自由轉體三周半的變化,高瘦女生一面說著「對對對,你說得對,這種口號確實容易誤導人」,一面問面目模糊男生要筆,想去塗掉那張單張中的標語,微胖短髮女生則出謀劃策道「只要用另一張印了別的口號的單張把這張覆蓋掉就行了」。彷彿終於找到了組織,他們甚至還毫無戒心地告訴了我他們的學系(為了不辜負這份哪怕是錯信的信任,我當然是不會對他們起底的)。

離開的時候我心中十分感慨。他們是怎樣的一種中國青年,高學歷和語言偽術下包裝的是極度利己的軀殼,而填塞進那具軀殼裡的意識形態又讓其變得極易被操控,呈現一種讓人無法恨之入骨的傻氣。

或許有人會說,讓他們留著那個標語出醜不是更好?也可能有人覺得,港獨派行事風格一直不招人待見,而且也老和其他民主派過不去,現在根本自作自受。但在言論自由被打壓,港獨立場也確實屬於小眾,而學生會的操作手法也確實不是無可指摘的情況下(1),任由反民主的勢力用資格論來搶奪民主的話語權(甚至還去附和這種資格論),或許和任由完美受害人論主導林子健事件的解讀是一樣危險的。我只是覺得,自由陣地已然所剩無幾,身後還有幾步能退呢?在指出學生會一些做法不妥的時候,其實並不必連同他討論、維護民主自由的資格也否定的。

(1)昨天網上已有聲音批評學生會不署名張貼以及貼滿整個民主牆的做法有違民主牆的規則共識,指其無資格指責撕走poster的女生。

#大專同志平權訓練營的海報真是畫面中的一股清流

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