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蘇查哈爾燦

公民社會關注者、獨立撰稿人 網誌

社運

寫在知乎「民主牆」

寫在知乎「民主牆」
廣告

廣告

中大民主牆事件已經過去幾天了,然而我的心情可以用悲涼來形容,不單只於校園的港陸學生雙方角力「亂戰」,更在於網絡對於事件的偏頗放大和選擇性失明。偶爾一兩篇稍理智客觀的文章可以讓我覺得眼前一亮,但是轉瞬的刪文刪號,讓我又重歸之前的失落。但是我還是覺得,有寫一點東西的必要。

對於「民主牆上的宣傳物品到底可不可以被他人撕掉?」這個核心問題的討論, @寫球的牧子 的文章《撕「港獨」物品,這些事需要搞清楚》已經分析很清楚,推薦閱讀。我想就其文章提到的一些地方或者未言及之處跟知友再深入探討一下,分享一些個人觀點。

1、「民主牆」並不是香港諸大學的產物,民主牆的形式緣於上世紀六十年代的大字報。1977年周總理逝世之時,天安門廣場上毛主席紀念堂工地圍牆出現一些悼念周恩來的大字報和一些民間上訪的大字報。後來該圍牆因工程竣工被拆除,人們就把大字報轉移到北京市西單東北角的牆上。這裏面可以看到早期人們表達訴求、爭取權利的痕迹,以及之後官方是如何取締的,故事很豐富,有興趣可自行wiki「西單民主牆」。

2、內地生與港生的「民主牆爭論」也不是首次,前年鬧得沸沸揚揚的香港理工大學「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爭論已經吸引到內地許多媒體和看客的眼球,只是沒有像這次有「勇士一般」的女學生出來公開撕毀。在這張照片里不乏看到表情包斗圖,也有各類反駁意見張貼在各個角落,甚至發展到後面某一位內地學生被嘲諷寫簡體字,還用書法的形式寫繁體大字報來反駁。大家不會被民族主義情緒化,更不會被某些媒體帶節奏,就像我一直相信的,成年人是有自己的獨立判斷和是非觀的,這一點不分學生與社會人。

3、關於「自由」和「言論自由」,大部分人可能會同意的一種觀點是「在行事自己自由的同時不應該阻止他人的自由」。撕海報的女同學所誤解的自由正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想「這件事一定是錯的,而我的行為並沒有什麼不對。」所以她敢說有給人貼的自由,就有給人撕的自由。很多人不斷熱血澎湃的點贊,卻沒有看到是有人把牆貼滿了,其他人無處可貼的事實,更沒看到尋求其他途徑解決問題的方式。

4、關於「港獨言論是否違法」的問題,《基本法》確有訂明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所以在很多人看來,這就是違法了。然而,《基本法》的本質是香港憲制性的文件,相當於一部「小憲法」。公民作為個體,很難說「違憲」而往往是「違法」,一個普通的香港人,不能違反基本法,只能「犯法」,諸如即將在香港登場的《國歌法》,所以在香港並沒有顛覆國家政權之類的國家安全法,也即《基本法》二十三條並未在本地立法,所以在香港主張「獨立」, 若只是停留在說說而已的層面,是言論自由所保障的範圍,所以政府從來沒有抓捕過港獨分子。

5、關於「學生會並不能代表我」,香港各大學的學生會基本上是通過民主程序選舉產生,所以可以看到學生會的主張大多與社會市民意見保持一定程度的一致,而不會與政府緊緊站在一邊。通過公開選舉產生的學生會,在幹事會投信任票的時候,你怎麼沒站出來反對,忽略少數服從多數的規則大談「民主」和「公平」?如果說大家都有機會投票的學生會都不能代表你,那你所熱愛國家的人大、軍委、政治局又給了你多大的「民主」空間,當政府做出一些你不同意的決定時,你是否又會認為這個政府、這個代表如何能代表你,而從不爭取自己可以選擇的機會。這既是「從上而下」授權的慣性思維,也是「政治冷漠」帶來的極大壞處。

當認為學生會本身就不公平,並不能代表很多內地學生權利的時候,解決問題的辦法,可以聯合罷免學生會內閣,自行組閣參選,也可以動員不信任內閣,甚至可以示威抗議學生會而不會被秋後算賬。所以應該明白,某些人口裡香港人的「吵吵鬧鬧」、三天兩頭的上街示威,理由和今天的你們是一樣的。對於他們來說,選舉就是不公平甚至不存在,1200人的篩選過的小圈子,9成的香港人都不可以自主參與,最後還要帶上「普選」的帽子,所以只能站出來表達不滿。而這,與今天站出來撕海報或者在心裏撕海報的大多數人來說,本質都是一樣的。

6、關於「港獨」,在香港仍然是一個長時間都不可能實現的主張,上屆特首梁先生敢拿着香港大學《學苑》的刊物推波助瀾鼓吹「港獨」已經如何危害人心,也不過是2015年到如今不過兩年的時間,既沒有槍炮也沒有行動綱領,但是卻讓學生群體看到與以往民主派「和理非非」的爭取不一樣的地方,那就是每當這些觀念被提出來的時候,看到那些當權者暴跳如雷的醜態和那些皇帝不急太監急的太監爭相表忠心的嘴臉,不斷暴露他們的虛偽與奴性,已經足夠許多港人作為娛樂的笑談。

當所有人都在譴責「港獨」如何違背民族道義的時候,是否有人深入、客觀且嚴肅的想過,是否可以獨立,有沒有獨立的條件和提出這一切的現實背景是什麼?「港獨」幾乎不能實現的現實條件下,只是寄予許多年輕人那種抗爭精神、挫敗情緒和逆反意志的幌子。當這樣一個偽命題可以極大的觸到許多人的G點,來一起參與愛國與民族主義的狂歡,只會讓更多人提出更多不同方面的獨立,而獨立所追求的,可以是人要獨立,精神要獨立,司法要獨立,即便前面加了「香港」二字,為何偏偏在一些人的眼裡,就一定與主權相關。

7、「中國才是你爸爸」的表情包或者其他諸如「要民主找你英國爸爸要」的言論除了讓我覺得幼稚到沒有意義之外,是否值得思考這種居高臨下的態度,到底是真正的文化自信還是把香港人當做傻子。香港的民族主義者,確實有不少人緬懷英國的統治,但是緬懷的不是英國壟斷權力的罪無可赦,而是在社會方面,英國比較尊重香港的社群自治,不會像近些年市民的被消失、許諾普選又一再反悔,自由和法治逐漸淪陷。現在的大陸社會是什麼樣,還需要揣着明白裝糊塗嗎?像有人說的,反感有時真不是前任做的多好,而是現任太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