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也談教育

廣告
也談教育

廣告

攝:Alex Leung

中學會考都已經是咸豐年的事了。現在學生讀什麼考什麼,也不知就裹。現在學生的心態和心情,也不能想像。我倒不會某些人,夫子論道般地批評怎樣怎樣。

不竟學習,是很個人的。學什麼,怎樣學,最有話事權的,應該是學生。他們才是學校真正的服務對象,不是僱主,不是家長,更不是政府官員。我們總有種想學生,想孩子有個更好未來的理想願望,於是我們討論很多,想像很多,要求很多,而種種的很多,就裝在學生的背包上,而背包內本有的東西,就已忘卻了放在那裹,甚至被濟出包外,被離棄、被遺忘。

我不是人父,甚至不是人夫,並不明白家長的心情. 假如我有孩子,我會義無反顧支持孩子真正喜歡的東西。他要成為打機天王也好,成為 cosplay model又好,就算四處行丐浪跡天崖也好。當然,知易行難,每每孩子想的東西,與自己的價值觀有很大出入時,我們都很不可能地「放手」。

每當遇到這些事,我都會反問自己,我的價值觀是對的嗎?我們處於一個社會急速變化的時代,上一代,成為大學生,就已經是中產,是上流社會的砥柱。現在,醫生律師也要為層樓而疲於奔命,工作seven eleven. 現在,一些你想像不到的行業,卻能飛黃騰達。到現在,我都不明白為何拍自己的打機片段,也能成為明星...

孩子是未來的主人翁,最能掌握未來脈搏的,不就是他們麼?為何,我們會對他們那麼缺乏信心?我們這些八十後,都在怨上一輩把持社會命脈,否定自己,令自身無法上位。為何我們,就不能易地而處呢?再過十年廿載,可能都被AI 取代職位了,還能用現在的思維駕馭未來麼?

很簡單,現在的世界首富還要比自己年輕,就證明誰更了解這個社會的變遷。

好多同輩現在已經是小孩子的家長了。認識他們時,都不認為他們是怪獸家長。甚至,當年,大家都不約而同地,為那時家長的緊長態度而婉惜而遺憾。我明白,我是不明白的。我不明白小孩子為何要這麼忙,我不明白為何要學那麼多將來不會用的東西,我不明白考試分數的意義,我不明白誰能決定學什麼不學什麼?

我總覺得,人的品性比能力重要。我們的教育,有多少培育人的品性嗎?有多少培育人辨別是非的能力?技術,可能只是某個特定社會時空下的需求。可是,品性卻是掌管你的一生。正所調,你的性格如何,你的命運也必如何。如今,看見這個我不認識的香港,崇拜的是巧言令色之輩、趨炎附勢之輩。經営囤地劏房的,是叻仔,懂適應社會。容許旗下網店賣假貨,賣盜版的首富,是神,是學習對象。

是的,他們都是「成功」之輩。可是,大家想像若果人人也像他們那麼「成功」,我們的社會又是什麼社會呢?教育,到底是學習「成功」,還是學習明辨是非,做一個對社會真的有貢獻的人,而不只是對自己有利益的人。

明明我們都知道,炒樓並不會對社會有碑益,卻蜂擁入市。明明我們知道,操練無助良好學習,卻馬不停步。為何就不能教育下一代,成為知行合一的人呢?家長們,我想你總有跟孩子說過「不要懶惰不讀書,否則就要跟姐姐做清潔了」,但有否講過「不要貪心,否則就要做特首了」? 若果教育是培育社會需要的才能的話,我想現在最缺乏的正正是品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