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流金歲月般的好朋友

廣告
流金歲月般的好朋友

廣告

早陣子被同事拉去看修復版的流金歲月,這是廿九年前的電影,楊凡所拍的,兩位女角是那時還是青春少艾的鍾楚紅與張曼玉,講的是兩人從學生年代到之後十年的經歷與遭遇。電影是好看的,好看在當然是重溫以前的香港,還有拍得美,絕不可能不提的是無論什麼造型的漂亮得無法用言語形容的鍾楚紅,還有原來年紀輕輕已經看出非常有型有格的張曼玉。

兩位女角的愛情故事與遭遇其實有點老土(亦舒的作品我沒有讀過的),不過,最讓我感動的,是二人的友誼:蔣南孫照顧喪父的朱鎖鎖,後來一個唸書一個出來社會工作,就算家人叫南孫疏遠鎖鎖因為鎖鎖是舞小姐,南孫也堅持著保守這段友誼。鎖鎖成為有錢人,他沒有忘恩負義,沒有介意曾經被南孫父母嫌棄,一直報恩,直到南孫的爸爸過身,欠下一身投資的債,鎖鎖除了幫忙南孫處理父親的身後事之外,還一力處理那些債務。

這樣子的友情,男人之間會用兩肋插刀形容,女人之間我不懂了。不過無論是男是女,能夠有如此知心互相支持的好朋友,是很不容易。

電影主角的兩人有沒有爭拗呢?有沒有妒忌呢?有沒有隱瞞呢?都有,但他們都很重視這份友情,所以,有時其中一人會先讓步,有時另一人會後悔自己做過對不起對方的事而補償。我看到的是,維繫一段友情,是要這樣的,不一定什麼都要坦坦白白,但交心是必需的。

我想起爸爸也有一位兩肋插刀的好朋友。

他們認識應該好多十年,我沒有細問他們是怎樣認識的,但他們總是定時定候見面。當然,這位世伯的家人也跟爸爸是好朋友,但最重要的,還是爸爸與這位世伯的友情。

每次若果跟這位世伯吃飯,一定出現的場面是爭找數/鬥快找數,這是他們的相處趣事之一吧!

所以,當祖母過身後,我見爸爸悶悶不樂情緒不大穩定的時候,我曾經想過找這位世伯去跟爸爸聊一聊。後來跟弟弟商量,他們覺得還是不要,因為要尊重爸爸。

最近某晚吃飯,爸爸說,這位世伯跟他反面了。我問:那麼嚴重?爸爸說:「佢話我唔話佢知阿麻過左身,我話,話你知你實走黎爭住出錢又幫呢樣果樣,佢所以嬲喎。」我聽了後笑一笑,這個反面應該只是說說而已,但相信世伯的確覺得爸爸不夠朋友,而爸爸亦太了解這個朋友,決定一切處理後才告知。

你有沒有這樣子的朋友?我相信能夠交心的朋友並不一定要認識很久很久,反之,能夠真正明白對方的,你可以很自然的跟他分享很多事情的,已經值得用心去珍惜。不同的朋友或許有著不同的「功用」--並不是指朋友是用來利用的,而是,我們都知道,有些事情,你跟某某去聊是比較好的,這就是我所指的功用。

朋友也是要不計較付出的,所以,爸爸一直提醒的:若果你覺得有朋友要幫忙,涉及錢銀的,借了出去就要有收不回的準備,否則,你就不要借;他也說過另一件事:最好不要跟朋友攪生意,很多朋友都是這樣弄至反面收場。

我慶幸也有很不錯的朋友可以在我有需要時呈吐苦水,我也很高興被人珍惜成為重要的朋友在有需要時找我談談。

原文刊在此
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