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石圍角未選先內訌 前成員批公民黨做法霸道 陳琬琛稱抹黑

廣告
石圍角未選先內訌  前成員批公民黨做法霸道  陳琬琛稱抹黑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前公民黨成員賴文輝日前去信民主動力,指公民黨在其退黨後不足一星期,便派另一地區發展主任歐陽雁航進行社區工作,表示對公民黨的做法感到震驚和霸道。公民黨新界西支部主席、荃灣區議員陳琬琛回應查詢時批評,對方是抹黑。陳琬琛強調,目前不方便公布賴文輝的退黨理由,「我會保護佢,但必要時會公開,我都唔想咁做」,表明公民黨對他沒有任何虧欠。陳琬琛指出,歐陽雁航是隔了一段時間才在石圍角進行地區工作。「一定唔係一個星期,中間隔咗一個月,而且經過黨內程序。」他又斥賴文輝的言論是抹黑:「佢係話永遠暫停社區工作,物資都俾哂返我地呀。」

賴文輝在2015年曾參選區議會選舉,他當時以獨立民主派身分參選,在荃灣出戰石圍角選區獲得1,035票,不敵新界社團聯會支持的文裕明。賴文輝指出,在2011年區議會選舉時擔任陳琬琛的代理人,加上母親是陳的義工,二人開始合作。他表示,初時沒打算參選區議會,在2015年時沒有民主派落戶石圍角的情況下,決定參選試水溫。「三個月,有三成票都算係咁啦。」

在區議會選舉後,他在2016年1月加入公民黨,並跟隨曾參選去年立法會超級區議會的陳琬琛進行地區工作。賴文輝在今年6月8日稱,因為個人及家庭因素退出公民黨和無限期暫停社區工作。他對記者強調,當時並沒有放棄考慮參選2019年區議會選舉。

賴文輝又解釋指,暫停社區工作是因為要就碩士論文答辯,及後已在8月11日重投社區工作,但沒想到公民黨已「咁快做嘢」。他質疑,公民黨在自己退黨不足一星期後便急不及待派人取而代之,有略奪成果之嫌。賴文輝又質疑,公民黨是眼見自己退黨便要封殺他。他曾透過荃灣其他民主派人士,希望和陳琬琛作商討,但遭對方拒絕。

IMG_0592

陳琬琛(資料圖片)

陳琬琛強調,賴文輝在事後從來沒有親自聯絡他,自己曾透過中介人回覆,要在賴的母親陪同下,雙方才進行會面。「讀書唔係兩個月嫁嘛,大個仔啦,自己預到時間嫁。」他又翻查資料,強調歐陽雁航是在7月11日才進行地區工作,並不是賴文輝所講的6月8日。

對於賴文輝批評公民黨硬霸荃灣多個選區,實際只有三至四個人參選。陳琬琛表示說法十分無稽:「聽唔明佢講咩囉,資料何來先?」他認為,民主派各政黨有不同策略,指賴文輝不了解相關部署和策略:「我哋有幾多人做緊你知唔知先?」

IMG_0954

石圍角邨(資料圖片)

陳琬琛表示對賴文輝十分失望,指對方最初打算在元朗參選,是自己叫他來石圍角進行地區工作,並親力親為協助對方。「佢話有三成票好自豪,但其實一來我做過區域市政局議員,有喺象石同石圍角幫手,二來係因為佢係民主派,其實有各種因素的。」「仲有,佢阿媽只係幫咗手十幾年,而且只係間中會幫手,無佢講嘅三十年。」

民主派目前在荃灣區議會只有四席,分別是公民黨的黃家華、新民主同盟譚凱邦和民主黨的李洪波,「傘兵」伍顯龍則被視作中間派。石圍角一直為建制派重鎮,現任區議員文裕明自2003年當選後連任至今。對於不排除有兩人參選石圍角,賴文輝指屆時勢必會攬炒,對民主派沒有任何好處,陳琬琛則表示公平競爭就無問題。

民主動力召集人趙家賢回應時表示,民主動力自2002年成立以來,都是和政黨作對口溝通;但強調其他新興組織和個人單位只要是有心打區和支持民主,都會努力作協調。趙家賢解釋稱,今次事件較特別,指「公民黨要咗石圍角嗰位,自然由公民黨優先出選」。他指需要多點時間深入理解事件,重申不會偏幫任何一方,希望在冷靜後能和雙方見面。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