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就有關大公報對浸大社關報導之回應聲明

就有關大公報對浸大社關報導之回應聲明
廣告

廣告

由九月初起,各院校都有同學在民主牆上張貼不同理念的刊物或大字報,繼而引發各種批評及院校的即時打壓,更有親建制的立法會議員發聯合聲明希望院校鉗制港獨言論。浸大社關不但為院校自主感到憂慮,並對於政府、建制派議員及院校打壓言論自由感到憤怒。因此,我們參與了其他院校組織對是次事件發起的抗議及記招等行動,以捍衛同學應有權益。但在昨天九月十四日,大公報頭條刊登了有關我們的合作團體「工學同行」的報導,內容不但對「工學同行」有失實的陳述,更對我們作出無稽指控。因而特此回應,希望大公報認清事實及讀者不會被虛構的「新聞內容」所誤導。

浸大社關一直關注院校勞工問題,在2016年初成立時,亦有就院校勞工及外判的問題與職工盟進行交流和合作,但兩會之間並非從屬關係,本會的理念完全由學生自主,「扶植」一說全屬無稽之談。例如就早前本會跟進校內勞工被拖欠遣散費一事上,本會及各院校團體組成「工學同行」僅為分享及交流經驗,而與職工盟作交流亦只為了解其他院校外判工友之事宜,本會之理念和立場絕不會受任何其他組織所影響。

於近日的民主牆爭議中,雖然有不少內容涉及「港獨」之理念或族群矛盾,但浸大社關的參與並非基於認同港獨立場或針對族群,而是表達我們對院校鉗制言論自由的關注。民主牆是學生自主的空間,學生有權以民主程序管理及促進校園內的思想交流。各大院校校方以「港獨」標語「違法」以及「違反院校立場」為由,派員將標語撕毀,甚至安裝閉路電視影像以及派駐保安監控,我們認為做法完全不可接受。其一,張貼「港獨」標語及字句,或提出政治主張,並沒有違反任何法律,《基本法》的性質為憲法,其作用是規限政府的權限和制度,而非對人民之政治理念及言論作規管。相反提出政治主張是任何民主地方應有的權力,亦是言論自由所包含的範圍。其二,即使校方認為學生的言論違法,亦應經正當之法律途徑處理事件,而非未審先判執行私刑,借違法之名行打壓之實。其三,民主牆乃學生自主並管理之空間,管理民主牆的學生代表由民主程序採權產生,校方必須予以尊重,不得利用任何籍口作出干預打壓。因此我們極力反對各院校校方籍法律之名,行打壓之實,向政權獻媚,犧牲大學精神。

事實上,浸大社關早前為外判工友爭取應有勞工權益時,曾於校內各處張貼大字報,亦曾被校方派員工撕毀,違反過往校方與學生會達到的共識及承諾。我們認為,校園的公共空間理應由員生共治,在安全及不影響他人的原則下,學生有權於大學的空間內用各種方式自由表達意見或作出交流。雖是次事件發生於其他院校,但事件背後反映的,並非個別院校、或某種政治主張的問題,是各大院校校方均受到政權壓力或主動投誠,於校園內整頓學生言論,籍故消滅學生反對聲音,不惜犧性大學自主及言論自由,令大學淪為威權政治下的國家機器。

是次問題並不只是局限於各間院校的民主牆,而是各院校校方配合獨裁國家的方略,籍「港獨」之名對學生壓迫鉗制,忽視自決乃民主社會中的應有權利。若校園內學生自主的陣地失守,將來學生會可能因政治立場不被校方承認、校方亦可任意撤銷參與政治運動學生之學籍、禁止學生在課堂上討論政治主張,完成將大學清算整頓,實行「國民教育」的任務。面對著政權及學校的打壓,我們必須站在同一陣線向強權說不,爭取我們應有的言論自由。因此,浸大社關會聯同其他院校組織共同反抗,我們並非主張「香港獨立」,而是主張大學應有的「獨立自主」。

因此,我們對大公報之失實誤導作出強烈譴責,並要求各大院校停止以各種籍口干預學生自主、打壓言論自由,並以工友作為磨心達到校方的政治任務。我們呼籲各大院校學生不分派別連成一線,守護大學自主。

浸大社關
2017年9月15日

————

如有興趣參與行動或關注事件,歡迎透過 Facebook 私人訊息聯絡我們,成為我們的義工。
聯絡人︰
雅文 9129 2669
阿拔 6851 0604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