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同學們,是時候考慮把標語只放在民主牆上了

廣告
同學們,是時候考慮把標語只放在民主牆上了

廣告

這一次想講的可能不大中聽,會兩面不是人。但我仍然希望大家想一想,特別是中大的同學,因為我認為學生會應該考慮在十大校長那份聲明的基礎上,暫時作出策略性的退卻。如果真的要展示你們支持港獨,就先把那一些標語局限在由你們自己管理的民主牆上吧。我看不到有什麼必要堅持要把那些標語繼續在校園內其他地方展示,已經展示了一段時間了。沒有必要因此進一步與校方走向對立。作為中大校友,我也不想看到一場發生於同學與大學管理層之間的守護標語與移除標語之戰。我很肯定,有很多別有用心的人會期望見到那樣的局面。

我認為今天十大校長發的那份聲明,不至於是要打壓你們的表達空間。任何抗爭都要不時評估下一步應該如何走,可以如何走。因此要知所進退、要保存實力、要鞏固這一次得來的成果。也要贏得更多人的理解甚至支持。

今天十大校長發的那份聲明,我當然不會知道其真正的意圖。但我認為也是一個很好的基礎讓學校的管理層保持體面,也讓你們自己可以用漂亮的姿態,把這一次做成的的對立調校至一個你們可以較長期管控好的局面。

首先,那份聲明的內容十分簡潔,只得六十多字,很多問題都沒有具體說明,也沒有把限制寫死。換言之,就是留有很大的空間。這已經是一個很不錯的成果。

可以想像,十位大學校長可能在很多問題上都難以達致一致而明確的結論。可是,在各方都在加壓的情況下,這份聲明又似已到了不能不發的階段。所以只能尋找最大的公約數,以盡量開闊的方式表述了一些最基本的態度,從而向各方有所交待,也讓同學們可以有因應調校的空間。

聲明一開始便說,「我們珍惜言論自由」,這簡單的一句頗堪玩味。

回顧整件事的發展,大學校園內民主牆及言論空間的爭議始於中大那些支持港獨的標語。但到了教大那一幅「恭賀副局」的標語出來之後,特首林鄭月娥在9月8日發表的那份聲明,顯然是想抓著教大那一幅涼薄標語作切入點,從而增加政府及大學管理層在壓縮大學言論空間上的彈藥。林鄭月娥把兩件事拉在一起,也間接否定了中大校長沈祖堯在9月5日的說法。那一天,沈校長雖然說反對港獨,但他也說了「一般來說,校方不會對同學貼出那些標語作太大的反應」。林鄭幾天後作出的聲明,意圖不是明顯不過了嗎?就是要否定沈校長的說法,要大學管理當局做嘢。

一時之間,教大的高層及校外的一些教育界人士也被拉進了政府的陣營。但之後,另一幅把劉曉波夫婦拉落水的涼薄標語,可以說把政府這個非神聖聯盟一鋪打殘。連教大校董會主席也要改口叫外邊的人「不要再搞」。曾經說過要把貼出「恭賀副局」標語的學生抽出來祭旗的民建聯議員也轉趨低調。到了9月11日,39位建制派議員那份聲明,也只能把焦點重新放回中大。政府的隱蔽議程原形畢露,想借刀殺人也落了空。暴露了政府的偽善,雙重標準及極端虛偽,也是一個很不錯的成果。以後大家都會對這個政府抱有更大的戒心,它們要搞小動作,也肯定比以前困難。

到了現在,中大校園內這個僵局總不能長期延續下去,土共組織工聯會似乎也不想在教院那件事上罷休。把這個僵局曠日持久地延長,有可能會為政府及建制陣營提供作另一次襲擊的機會。

林鄭意圖把教大的標語事件作切入點,到了校長這份聲明,似乎就巧妙地利用中大教大兩件不同性質的標語事件作為淡出點。所謂「我們珍惜言論自由,但我們譴責最近濫用言論自由的行為」這一個譴責,指向的是教大那一單?還是指中大那一單?不知道,可能也可以理解為同時指向兩件事。但這種模糊性,卻可以讓各界各取所需。

雖然聯署的聲明中加了一句「聲明」,說聯署的大學「不支持港獨,並認為這是違反基本法」,但聲明卻沒有明確說以後要禁止在校園內談論港獨。如果把前邊「珍惜言論自由」及譴責「最近濫用言論自由的行為」理解為指向教大一事,又沒有說以後不准在中大校園內談港獨,那中大學生會選擇在這個時機把標語撤回民主牆,一方面可以避免和校方管理層硬碰,也避免了要在校方管理層和學生會雙方之間分出勝負。這樣做,也可以即時終止了政府介入大學管理的意圖。這對整間大學都最有利。

就算大學生真的認為港獨對他們是那麼重要,但也總不能長期與大學在能否在校園內掛標語及橫額這一個爭議上作無休止的抗爭。平情而論,在校園之內,大學當局確實有權作實質的管理。而且,掛上一些只有口號及宣示性質的標語及橫額在民主牆以外的範圍,真的是這麼重要而不能妥協嗎?

只要校內的言論及表達自由不因這一次受到損害,只要民主牆的管理仍然由學生會負責,如何討論港獨及其他涉及一國兩制、香港政制發展及人權保障等的重要課題,便可以延續下去了。除了標語,你們以後也可以在民主牆上對你們的港獨訴求作出說明,也可以讓其他人作出回應。這不是更符合民主精神嗎?這不是也可以讓你們把對港獨的看法,提升到一個更深入的辯證歷程嗎?只要是符合民主牆的規定,只要符合理性討論的精神,那些有心攪事的人還可以那麼聲大夾惡嗎?

另一方面,是到了這個階段,沒有必要把學生會及大學管理層的對抗升級。真正的對手,真正要壓抑校園內言論及表達空間的,首先便不是大學的管理層。有個別大學的管理層人員及校長,在過去幾個星期的表現確實是十分窩囊。政府的隱藏議程,在意圖把中大及教大兩件事聯繫在一起之後,已經暴露無為。那已經是顕得窩囊透頂了。因此,再沒有必要跟管理層硬碰,也根本不需要再與管理層分出勝負。

有一些土共左仔,最希望看到的是大學的管理當局把反叛的學生組織壓碎。退而求其次,對中共及他的政治跑腿而言,如果學生組織去得太盡,令大學的管理層顯得難以有效管理,那就可以為政府介入大學的管治提供了可乘之機。你們沒有必要為他們實現這個意圖提供藉口。

除此之外,同學們其實也應該不時檢討一下自己的策略。有幾點看法也希望與你們分享。

首先,有必要以那麼勇武的態度把一位副校長圍攻幾小時嗎?我見過很多很窩囊的、很專權的、很廢的大學管理層。但我也見過一些真心關懷同學,不想看到同學受到傷害,願意聆聽年輕人心聲的管理層。應當知道,管理層始終有一些地方與你們的利益是一致的。舉例說,就算觀點如何分歧,大學生和大學當局都不會願意看到外界介入大學的管治。有一些人很希望介入大學,例如那些土共組織及一些政府領導層或領導圈內的人物。在這個問題上,你們要跟大學管理技巧地作出配合,才能抵住這一種侵略意圖。

我也不覺得有需要因為你們要表達支持港獨,而與來自國內的同學產生這樣嚴重的對抗和矛盾。每人都有世界觀上的局限性,中聯辦也在留港學生身上做了不少功夫。就算不能爭取他們支持你們的觀點,起碼也希望有多些國內同學能夠理解你們這種堅持背後的原因。我多次公開表明不贊成港獨,也不認為港獨可行。但我也不諱言,我認為自己是能夠理解你們為何會產生這種訴求的。你們要爭取的,其中就應該是更多與我一樣觀點的人。

環球時報及其他喉舌報章就是刻意要挑動國內留港同學和你們對抗,他們有一些人中計,你們可能無話可說。但你們沒有必要中計。你們要爭取一個更美好的未來、要一個更美好的香港,甚至是你們想要的港獨,或更可能只想有更大的自主空間,爭取的對象根本不是他們。何必令他們都走向你們的對立面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