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廢老

廣告
廢老

廣告

不少人告誡我,當今的後生仔女「唔話得」,無論做錯什麼事,連好言相勸都不能,直斥其非?簡直未死過。

但我對是非對錯比較執著,嚴厲批評最近發生的幾宗事件、大學生的行為和表現,結果換來「廢老」的指摘。

例如我批評教育大學「恭喜」蔡若蓮喪子真的很涼薄,網民回應:「廢老」,涼薄得過吳克儉羅范椒芬,你唔鬧,卻對年輕人窮追猛打!

例如我又批評中大學生會前會長用粗口問候大陸學生,連人家母親性器官都搬埋出嚟。我說討論港獨不港獨等敏感問題,要講論據,要心平氣和。網民回應:呢個「廢老」真係道德L(係粗口諧音,唔出得街),講粗口有咩問題,對這些文盲蝗蟲,唔講粗口問候,還可以做什麼?下刪二百字無法寫得出的粗口。

例如我又批評新亞學生會,把院長黃乃正寫成「黃乃共」,明明想諷刺揶揄校方「投共 」打壓學生,但卻又辯稱是手民之誤。寫錯了就應改正,但卻說根據傳統,已放上面書的不會更改,「黃乃共」仍然置頂。網民又回應我的批評:「廢老」,年輕人用自己的方法搞抗爭,你唔識唔好亂批評,再下刪若干寫不出的粗口字……

青年導師更以權威理論,解釋一番:今天年輕人苦無出路,訴求沒人聽,雞蛋無法與高牆對抗,唯有借紅底副局長喪子涼薄一番,用激烈粗口消除怨氣,這種抗爭手段,情有可原。

已變「廢老」,說明我真的追不上時代。

恭喜人家喪子,更說是因果報應。年輕人自殺日多,聽在他們父母的耳裏,是報應嗎?會有什麼感想?

不能與「蝗蟲」討論,只能用粗口鬧爆,那為什麼那位中大講師又可心平氣和地三句KO了貼大字報的大陸學生?是本土學生的理論水平不足,還是EQ出了問題?

明明諷刺人「乃共」,辯說只是手民之誤,這跟梁游宣誓說鴨脷洲口音、「支那」不是辱華有何分別?敢做又不敢認,怕承擔後果,還是當今年輕人獨特的抗爭方式?

強權當然令人驚懼,群勢也相當可怕。本土網民也愈來愈似左派五毛,網上對「廢老」的批評排山倒海,很多人都招架不住,選擇噤聲。

不畏強權,也要不懼群勢,「廢老」就「廢老」吧,我當定了。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