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本土名帥盧德權

廣告
本土名帥盧德權

廣告

盧德權這個名字,相信認識本地波球迷無人不識,這位出名謙厚的名帥,曾經任教香港代表隊、愉園、精工以及星島,90年代於ESPN擔任評述員的一代名帥,早前與一班昔日門生聚舊,有幸獲邀出席晚宴,與權哥暢談波經,實在獲益良多,一定要與本地球迷分享權哥多年的足球經歷與心得。

後排左起:茹健德、吳汝歡 下排左起:陳炳安、傑遜、盧德權

立志當中國隊教練

權哥當年的名著《金牌教練足球之旅》,內含權哥足球經歷,精彩非常。

球員年代在愉園擔任守門員的盧德權(下稱權哥),1974年掛靴後,留在愉園擔任助教,早在70年代,權哥就立志有朝一天,成為中國國家隊教練,這份遠大的志向,在訪問當天也不禁肅然起敬:「在我結束足球生涯後,我大部份時間留在愉園會,在教練生涯中,我一直上不同的國際教練課程,先後得香港隊教練包勤、荷蘭國家隊教練盧保、德國教練克藍馬、馬洛斯基、英格蘭殿堂領隊卜比笠臣、法國首奪歐洲國家盃冠軍名帥希特高指導,累積不少的足球教練經驗。我的足球教練文憑中,有國際足協導師牌、亞洲足協教練導師、英國高級足球教練牌照,差不多要考的教練牌我也教到,而且資歷是全球認可,我這麼努力考取足球教練牌,原因是當時要立志成為中國國家隊教練。」

帥榮曾代表香港出征五一九之戰。

立志成為中國隊教練的權哥,在70年後期成為香港隊教練,足球生涯中第一項重要榮譽,就是擊敗中國廣東省隊,取得第2屆省港盃冠軍,當年的入球功臣,正是權哥其中一位得意門生劉榮業,同屆省港盃賽事,也打起了他另一位門生梁帥榮。

香港足球普及化未職業化

哥上教練班時,與名帥希特高合照。

談及本地波,權哥也概嘆,過去多年來,香港足球的確可以做到普及化,但未能跟隨世界潮流,只能普及未達職業化,這點他在40多年前的球壇已提出:「1974年,國際足協在全球推動足球,派員到世界各地開班,我與陳融章是第一代的FIFA教練,當年香港只有他們兩人上課,而我的教練証書,是由包勤簽發。的確,這些年來,香港足球的確全面普及,但普及程度與職業化是另一件事。卜比笠臣、希特高、盧保這些導師給我最大的印象,不止是調兵遣將與訓練方式,而是如何提昇足球職業化的水平,這點香港一直都停滯不前,也是現時落後於世界各地的最重要原因。」香港足球落後於亞洲與世界的原因,是只能普及化,未能職業化三言兩語間,權哥扼要地總結了香港球壇現況。

本土青訓的再思

左起:李焯平、傑遜、傑遜女伴、盧德權、盧德權太太玲姐、茹健德太太CARMEN、茹健德。

當天一班門生、李焯平、吳汝歡、陳炳安、吳汝歡以及從英回來的萊頓東方大使傑遜,對權哥都非常專重。權哥當年引入不少名將,對本地球員有不少正面影響,布力士與荷斯域擲長界外球,令茹健德與陳炳安也苦練成為手榴彈專家。權哥教練時代是出名的扭計祖宗,他麾下的球員並不是特別耀眼,但從來也能以弱勝強,梁帥榮、廖俊輝、王熾輝、黃火木、譚亞福、廖華智、李偉全、劉棟平、吳增清以及席間4人,全數是他一手訓練出來的傑出門生,對於青訓,權哥有其獨特的見解:「訓練球員很間單,兩個”S”就概括講完,首先是SHARP、第二是SHORT。做教練一定要令球員有醒神的狀態、對皮球與球賽有靈敏的反應,這是SHARP。第二訓練要短,因為足球講求爆炸力,翼鋒、中鋒與進攻中場需要突然加速,後衛需要快速追截對手,而守門員也需要有短距離反應出迎封位,或撲救來球,因此短跑訓練對足球來說是特別重要,我認為現時操練以長跑來訓練球員氣量,是完全錯晒,足球是一段接一段的爆炸力,如果球員連基本90分鐘體能也練不可,何來談職業足球?」

權哥當年在報章撰文,令大家獲益良多。

權哥的兩個”S”有多少現代教練明白,實在不得而知,對於現時青訓的發展,權哥也有他專業意見:「過去香港青訓百花齊放,愉園青年軍擅於打整體,交波快走位好。海峰因有多位南韓國腳,青年球員可學習體能訓練,精工與寶路華有世界最佳外援,所以練出余國森、賴羅球、蔡滿祥、甄力健這些出色防守球員,而陳發枝學到長傳眼界。當銀禧成立後,無疑最好的球員全數集中在銀禧,培訓出來的球員有一定水準,但亦難免出現球員單一化的現象,這點是值得香港各大球會再思。」

凝聚球員最重要

《金牌教練足球之旅》權哥愉園的歲月。

權哥當年一批青年軍,經常都令不少強隊吃盡苦頭,精工雖然橫掃球壇,但對愉園好像老鼠拉龜,總是無法取勝。在80年代初期,鍾楚維受傷,權哥大膽起用茹健德打影子中鋒,同時放吳汝歡出任正選,令人眼前一亮,而陳炳安能打左右中場以及正前鋒,球隊雖然外援不多,也能保持成績,權哥教練生涯中其中一仗最成功,是以王熾輝看管格蘭名將赫捷臣,最終以十二碼淘汰對手,繼而在決賽以3:2擊敗人強馬壯的精工捧盃:「作為教練,最重要是凝聚年青球員,我手下的球員未必是最好技術,但一定要最肯跑最肯拼。黃創山曾經問我為何能擊敗精工與寶路華,我回答他很簡單,你們的球員很有名,很好技術,但跑動不及我的球員,我們的球員有好的球感與位置感,經常出現3打1或3打2,在對抗中有人數優勢,你的球員只能跟著我的球員走,這是愉園致勝之道。」

先教球員做人

當天席間,傑遜不諱言當年是因為合約與球隊鬧翻,但他對權哥十分尊重,並且很高慶30多年不見面,仍能與隊友聚首。在權哥足球生涯中,在席數位門生也有不少動人故事,現時從事酒店業的吳汝歡,當年是愉園的射手,現在也是愉園80元老隊的重要一員,曾經入選香港隊,至今有一件事,仍然令歡哥引以自豪:「在80年代,除了阿榮(梁帥榮),我與阿巢是少數第一批入選郭家明任教的香港隊球員,而我與阿巢更是郭家明首仗任教香港隊的入球功臣。」

傑遜為現時萊頓東方大使,2015年曾出自傳。

這班念舊的昔日門生,對權哥尊重非常,也是權哥教導有方,當年司職中鋒、前香港青年軍隊長李焯平,與黃國安(南華)、雷達華(加山)、鄧春霖(精工)、曾偉忠(加山)等同期代表香港青年軍,因為十字韌帶斷裂,提早結束球員生涯,之後遠赴外地升學,李焯平對權哥這位恩師十分尊敬:「當年我因傷提早結束球員生涯,我以往能代表香港青年軍兼做隊長無上的光榮,雖然我未能代表港隊上陣,但權哥覺得我努力了兩年,對球隊有貢獻,為我爭取了球衣、JACKET、球袋,在我上機前給我,並且召了一批隊愉園隊友影相,這份對球員的尊重,今天我想起仍然眼泛淚光。到30多年後,他致電給我,並且在聚會時取出我30多年前我寫給他的信,能夠跟到權哥以及認識這批隊友,是我修來的福份。」

權哥於1976年取得香港足球教練文憑,由包勤簽發。

第一屆省港盃出場紙,權哥保留至今。

權哥教球員的最重要信念,先教人後教波:「我教球員最重要的,是教他們先學做人,才學踢波,我慶幸一班子弟30多年來長大成人後仍然堂堂正正做人,這就足夠了。我通常給予球員兩年時間,有潛質的我會提昇他們上一隊,未能達到水準的,就勸他們盡早找一份合適的工作,始終年青的青春有限,像張國強現時就是一位傑出藝人,即使不踢波也可以闖一番事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