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這樣的信徒信什麼?

廣告
這樣的信徒信什麼?

廣告

很多人返教會,是為了多拿一片葉子來遮掩他們的邪惡本質。

可能正因如此,林鄭是天主教徒,梁美芬是基督徒,周浩鼎又係基督徒,就連面對鏡頭粗口爛舌,撩事鬥非,喊打鹹殺的何君堯都係基督徒。好多人就算唔係基督徒,也不是天主教徒,都會話俾人聽,佢信佛、或者信黃大仙。

講俾人聽佢哋信乜嘢宗教,就算完全唔返教會,冇乜幾何入廟拜神,都可以把宗教信仰變成亞當夏娃身上那片葉,可以遮羞蔽醜,一個人的空疏無知,心裏的歪念及醜惡動機,以為都可以遮蓋起來。

或者可能還有一個妄想,一個禮拜做足六日半壞事,最後幾個鐘頭往神父面前告解,便可以得到寬恕。然後未來六天半又再繼續行惡。可能更進一步,以為最後大限將臨的一刻,在病榻前祈禱要求寬恕,就可以得到赦免,就可以上天堂,下一世就可以洗牌再來,可以繼續作惡。或者死後打齋超渡,就可以一樣早登極樂,唔需要上刀山落油鑊。

對於這一類人,更有可能任何信仰與信念都不重要,但任何信仰信念都可以成為佢哋嘅工具。所謂宗教信仰,只係抽耶穌水,只係借黃大仙過橋,只係想把其他教友拉落水,只係意圖以宗教來包裝佢哋嘅惡行,只係以信徒這個身份來點妝佢哋嘅醜陋面貌。只要有好處,毒蛇蠍子也會引用聖經。反正冇損失,何妨偶然向黃大仙上柱香。

妄用神之名,過去幾年在香港社會真的是屢見不鮮。而且越來越核突,越來越露骨,越來越不知所謂。當我們的特首,一方面確知是得到了邪惡的共產黨欽點,卻妄稱得到神的感召,這一種以宗教信仰來包裝的虛偽,便足以令所有宗教的聖潔面紗都即時被染黑。再看看某些神職人員的言行,例如那一位住豪宅,坐靚車的聖公會大主教。再看看那一班如狼似虎地斂財的得道高僧,所有宗教的神秘性與幻想空間,即時都一掃而空。

總之,任何帶有神聖色彩的信仰或宗教,都會被最邪惡的人利用。見過很多很值得尊敬的信徒,但似乎為非作歹的人,有宗教信仰的比例就更高。對這些人來說,往自己的面上貼上某種信徒的面具,所有邪言惡行,彷彿都可以得到寛恕。或者,所有行為無論點樣邪惡,佢哋自己就可以理直氣壯,不以邪惡為邪惡,甚至可能當係善舉。

幾年前,有朋友講,好擔心將來上到天堂,會見番晒呢一班咁嘅人。我沒有這個憂慮,我頂多只算是一個不可知論者。我只是相信,如果真的只能如此單線和簡單地走大限之後的路,咁就算將來落到地獄,見唔到這樣的一班人,也可以當為一種福氣,或者起碼應該可以樂得耳根清靜。而且,在那裡,肯定可以見到好多善良、忠誠、執着、有堅持嘅朋友。

我記起了英國女詩人 Emily Dickinson 在少女歲月時給的他朋友寫的一封信中的兩句話:

Does not Eternity appear dreadful to you. I often get thinking of it and it seems so dark to me that I almost wish there was no Eternity.

如果永恆的出路只是如此簡單地分流,如果永恆仍然有這麼多這樣的人,那很多宗教承諾了的永恆就沒什麼值得珍惜之處了。我只相信要相信自己,要相信可以有個更好的明天。繼續撕破這些假信徒的虛偽面具,繼續要與不公義的體制抗爭到底。寧化飛灰,不作微塵。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