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吳敏兒:致國泰航空——何以年齡竟成原罪?

廣告
吳敏兒:致國泰航空——何以年齡竟成原罪?

廣告

撰文︰工黨成員、職工盟主席吳敏兒

香港政府多年來漠視年齡歧視問題,筆者十多年前已開始為航空業界爭取反年齡歧視的立法,但官方多年來的藉口不外乎是「社會沒有共識」。

前任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當年作為經濟發展及勞工局常務秘書長,只是想盡辦法打發我們這一班代表員工發聲的工會代表盡快離開勞工處會議室,還要小心翼翼地建議我們在會議後如何應對記者。

2006 HKFAA retirement carnival (2)

強逼退休竟因成本考慮

十年過去,平機會大約兩年前刻意為年齡歧視進行一次廣泛調查,超過七成受訪者認為政府必須正視有關年齡歧視的問題並盡快立法。從資料顯示,平機會已完成相關調查報告,並將立法建議交予政制及內地事務局。但時至今天,政府已經換屆,卻又未知立法程序還要拖延到何年何日。

現實問題是,年齡歧視的出現導致打工階層不論任何年紀,都被一個數字——你的歲數——去支配被聘用的機會,你的工作能力竟然並不在考慮範圍內。在抗爭的路上,筆者曾經花六年時間 由最初級的英國勞資審裁處開始,為了24個香港人,對抗種族和年齡歧視。

當時,僱主在英國法庭裏透露,強逼空中服務員一定要在45歲退休的原因,是成本和是否法例所需。這六年的平權路上,第一站必須要打贏的就是司法管轄權問題。司法管轄權所帶來法律上的討論是英國相關的歧視法例,是否適用於一間英國公司在香港聘用的空中服務員身上。案件最後成功討回公道,我亦花了一段時間去研究英國相關的歧視法例,和香港普遍僱員面對工作間歧視的情況。

年老就是原罪

香港的僱員其實非常不幸,因為香港政府對歧視立法採取一個非常被動和保守的態度。整體上,社會存在年齡歧視的情況已非常嚴重,甚至橫跨各行各業。原來,年老是原罪。

強積金合法的提取年齡是65歲,本身已存在極大問題,政府屈服於商界的壓力,拒絕去制訂法定建議退休年齡,變相令年齡歧視問題日益嚴重。政府完全撒手不管,部分企業猶如國泰航空,竟利用公投去處理年齡歧視這個議題,簡直嗚呼哀哉!

幸運的是,本文出版之日,公投結果已顯示超過八成員工都認為需要延長退休年齡,除突顯空中服務員團結就是力量之外,也令人感受良多。當僱主企圖用多種手法去淡化年齡歧視問題時,員工用票數去發聲,把真相說明。

2006 HKFAA retirement carnival (4)

尤記得十年前筆者帶領香港空中服務員聯盟展開反對年齡歧視工作,社會上有部分聲音竟然說:「他們不要空中阿嬸!空中阿婆!」悲涼非常。十年後的今天,這樣的指責已蕩然無存,皆因經歷過馬航失蹤客機事件、各大、小空中恐怖襲擊事件等,空中服務員對危急事件的處理經驗尤其重要,這正正顯示富有經驗的空中服務員在危急關頭是無法取代。

舉個例子,2008年1月17日,BA038 一班由北京前往英國希斯路機場的英航客機發生非常驚險一幕,航機在距離着陸時間少於一分鐘時,整班航機突然失去所有動力 。飛機師憑著經驗,利用滑翔方法,成功降機著陸避免機毀人亡。當時,資深的機艙服務經理和空中服務員,在飛機幾乎是高速撻在地面之後,迅速反應並馬上展開緊急疏散程序,成功令超過110名乘客脫險,事件中並無致命傷亡。

事實上,整件事只在短短數分鐘內發生,在極速時間之內打開飛機逃生門疏散所有乘客。資深的空中服務員團隊,在關心時刻展現出果斷勇敢、冷靜應付的功架。 所以筆者亦不厭其煩在不同的場合向公眾指出,資深的空中服務員所擁有的經驗是無價,請大家務必珍惜。

彈性僱傭制度是雙贏

可是,僱主們最常用的藉口去拒絕延長退休年齡,不外乎成本問題。查實外國企業為解決延長員工受僱年期的問題,都懂得使用彈性的僱傭制度,例如兼職制(part-time)、工作分攤制(Job-share)等方式,好讓員工隨意選擇他認為在任何歲數的適當時間,把自己的工作時間調低,雖然獲取的收入原本較少,但可以享有更多自主時間,而僱主亦可保留僱員的工作經驗,而無須因為僱員達到某個年歲而把他辭退。

香港的僱主,似乎不喜歡探索更加多的可行性方案,讓勞資雙方達到真正雙贏, 甚至乾脆賴在政府頭上,不停說年齡歧視沒有立法,他們並不需要主動解決問題。筆者在此拜託,國泰航空不要再假惺惺,一邊年齡歧視空中服務員,一邊卻高舉可持續發展旗幟,聲稱不會建基於膚色、種族、年齡等元素去歧視他們的員工,這全是欺騙三歲小孩的說話!

最後,我必須嚴正向國泰航空指出︰你愧對香港人,令人失望透頂。現時員工內部公投的結果已經公布,請你好好和工會商討有關延長退休年齡的安排,重拾你作為龍頭企業應有的社會責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