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佔旺案判刑 2 】摯友入獄 前路未卜 關兆宏:更憂慮素人承受壓力

廣告
【佔旺案判刑 2 】摯友入獄 前路未卜 關兆宏:更憂慮素人承受壓力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反東北示威衝擊立法會案13人被判入獄,當中有社民連副秘書長關兆宏的戰友。「(判決後)那一刻覺得好重,整個運動的氣氛應該只會走下坡,因為成本好高。」親密伙伴被囚禁,運動前景未明,自己亦面臨入獄,他直言「頹到而家」。

訪問在9月初進行,䁥稱「細宏」的他,正在等待旺角清場案宣判。法官原本稱會在9月26前宣判,但至今還未有消息,刑期又難以估計,一切充滿未知數,只能苦等,「最慘莫過於,你唔知會判幾耐,好多嘢唔敢做。」然而,他自覺已算幸運,其他無名抗爭者的情況更需要關注。

IMG_7840
社民連總部的會議桌旁貼上黃浩銘的頭像。

東北案被告劉國樑是細宏的室友,朱偉聰是他們住所的常客,而黃浩銘就是他的社民連戰友。細宏說,很想念他們,身邊事物都勾起回憶。「我和阿銘經常在深水埗一間車仔麵檔食嘢,經過會想起。不同地方有不同的人的影子。」剛判刑那個星期,還未習慣屋子少了些人,「佢(劉國樑)多數夜返,夜晚有人開門,就會以為係佢,那些錯覺。要花些時間去tune。」

第一次行動

細宏在香港專業進修學校修讀社工系,第一次參與行動是2011年衝擊遞補機制論壇。當時他只是普通學生,未加入團體或政黨,純粹覺得政府剝削政治權利,希望到場表達不滿。「場內有空位,但場外的人因為是反對聲音,就唔俾入。」他與其他示威者衝開會場大門,也料不到後來有人被捕。「嗰陣好驚㗎大佬,拉咗5個」,那時他還沒有準備負上刑責,「淆到攞定張國柱(時任社福界立法會議員)電話,有咩事打俾佢先」。

最後他當然沒有被捕,但這個「第一次」,留下了抗爭的種子,「第一次覺得,原來唔啱聽,就會場都唔俾入」,「原來真係要做一啲嘢,原來親身去體驗,同我睇新聞、睇TVB睇到嘅,係差係好遠。TVB只有爆開門、撕爛諮詢文件的鏡頭,但就沒有處理當日的事。」

亦因為首次行動就見證撿控,令他早有「行得前」就須承擔罪責的覺悟。此後他投身社會運動,第一次被捕,就是2014年11月,旺角佔領區清場的時候。

24
在高等法院外,佔旺案開庭前。

家人的無言默契

父母支持嗎?「其實係撐嘅,不過就間接同婉轉啲。他們不想表現好憂心,我返屋企食飯,都會講其他嘢,好少問我有咩做。因為都唔方便講,唔係唔俾佢哋知,而係其實知咗只會更加擔心。」有經濟能力後搬出來住,也是因為不想家人擔心,「如果差佬朝早拍門,喺屋企拉,俾屋企人睇住,其實都幾傷心,我唔想出現這個情況。」

他形容這是數年來與家人養成的默契,心裡明白,不宣於口。「譬如我老豆,佢知有行動,或者有事發生,佢就唔係瞓得好好。佢會開住收音機,聽吓會唔會有我嘅消息。」前陣子與家人吃飯,說起不如年底去旅行,「然後我話,『咁睇吓洗唔洗坐囉,唔洗坐咁咪去』,佢話『係喎,哈哈哈』,跟住就講其他嘢。得幾句對白,其實隱含住我不想他們擔心,佢又不想我擔心他們擔心。」

IMG_6736

素人欠支援

身邊很多朋友入獄,自己的案件懸而未決,細宏說現時「冇乜心機做嘢」,加上隨時宣判,工作上不敢作出承諾,怕未完成便入獄,「唔知咁短時間可以攞啲咩做」。

但問他有何擔憂,他就說起其他被告。你擔心別人,多過擔心自己?「我自己冇乜特別。」在梁國雄被DQ前,細宏是立法會議員助理;今年7月之後,他便做freelance設計工作。他自言工作性質較自由,自己支出不多,家庭經濟壓力不大,亦有積蓄應付入獄期間需要,但其他人未必那麼幸運。

例如東北案其中一位被告黃根源,「佢得廿幾歲,我唔知佢返緊咩工,而家有少少錢補貼屋企、生活成本(註:在囚抗爭者支援基金每月提供1萬元支援金),已經好好。但佢都有日後㗎嘛,出返嚟之後,多唔多工可以做得返?佢對運動又點睇?」與細宏同案又有一被告,在機場任職行李搬運7年,因為須出庭應訊而轉兼職,如最終被判入獄就要轉行,因為有案底不能申請機場禁區紙。

更甚者是職場上的「未審先判」,細宏指曾有朋友做地盤和搬運工作,被發現參與社會運動,立即被解僱。「因為意識型態,而導致經濟封鎖。普通返地盤、跟車,你俾人周到Facebook,或者有人search到你個名,就炒咗」,「要保障呢啲人的經濟,如果唔係搞唔掂」。

「佢出來抗爭一次,唔好彩拉咗,上庭已經煩,要係咁請假;跟住入去坐,工都冇得返;出返嚟,好彩嘅話就繼續有得撈嗰行,唔好彩嘅話就要轉行,係好大鑊。最慘是他們的社會網絡,冇我們咁好。今天我都好彩,可以同大家講,但有些人調返轉,係唔出得街,佢如果公開咗、俾人知佢個名,佢真係要轉行,或者俾人blacklist。」

細宏有社運戰友的支援,但佔旺案大部份被告都是「素人」,「衰啲講,都唔多人識佢,我連佢屋企多唔多生活成本都唔知」。他坦言只能盡量幫忙,例如介紹工作,希望至少讓他們知道有人願意伸出援手。

2017-07-07 04.26.48
佔旺案的4名社民連被告,左起為陳寶瑩、黃浩銘、趙志深。

法官口中的「阻嚇性判刑」令抗爭成本大增,職場打壓也實在地蠶蝕力量。細宏指,目前最有效的「三罷」——罷工、罷課、罷市,已難以實現,民主運動如何走下去,仍有待思考。

至於社民連如何走下去,細宏笑稱「我哋唔係好多人好憂慮社民連冧唔冧,大部份都係諗運動點搞」。「社民連根本不似一個政黨,睇吓啲人,全部都係搞運動,個個都性格巨星」,立法會補選明年3月舉行,細宏卻說DQ至今,黨內少談補選部署,討論主要圍繞政治檢控、一地兩檢等議題,「因為我們真的不是考慮選舉,亦覺得選舉不是最可以令社會改革的環節」,「我估呢個都係社民連特色」。

IMG_6740

【佔旺案判刑】
陳寶瑩:盼每人多走幾步,延續抗爭力量

記者:劉軒
攝影:王瀚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