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兩度陷獄不言悔,今日再度被拘捕

廣告
兩度陷獄不言悔,今日再度被拘捕

廣告

佢,多次在中國組織工人罷工維權。

佢,為工人權利兩度陷獄。

佢因為參與工人維權而分別下獄九個月及廿一個月。

9月3日出獄之後,今日他透過另一維權人士發出其獄中書,不夠一天,再度被廣州公安拘捕。

佢叫孟晗,係一個中國工人維權者。

據報,今日(9月22日)下午2時30分,8名來自廣州南沙金洲派出所的公安人員,進入孟晗寓所把他帶走,原因不明。但相信事件與孟晗日前於自己微博發表的《獄中札記》有關。(文章現已被刪,今晨被轉載到廣州維權人士祥子的面書上。)

孟晗在《札記》中記錄了他的在利得工潮中組織工人維權的經歷,以及闡述他對工人維權的觀點和堅持。我們對中國政府再次以言入罪拘捕孟晗表示憤怒,並要求中國政府立即釋放孟晗。

本會在此轉載他的獄中書,每字每句都看得出他從不言悔,即使陷獄,仍然繼續批評中國政府未有尊重工人的維權權利。

獄中書全文

文章節錄:

我的態度非常堅決,我堅信我們推動的勞資集體談判是正確的。如果這樣的行為都有罪,我寧願再次冒著這樣的風險去幫助工人解決問題!

2015年4月,在發生利得工人集體罷工的日子裏,我個人覺得,NGO介入到無序的工人維權活動,宣傳勞動法規知識,協助工人建立有序的組織結構,是積極有效的。現在應當回顧一下,這一切是怎麽發生的,老老實實的回顧,不需要回避那些日子裏所犯的錯誤,不要在乎伴隨著這些回憶的心痛。

在這個變革的時代,「NGO」這幾個字母用在我們服務部的時候,必定帶有一定的色彩。然而我們NGO工作人員與犯罪活動絕對沒有任何關系,反而與政府部門職能缺位有著密切的聯系,正是因為這一點引起了社會對我們的關註,也正是這一點促使媒體、學者也包括工人在觀察我們的工作。事實上,NGO對政府的影響在任何一個國家都是不可避免的,問題的癥結只在於這種影響采用了什麽方式,我認為服務部應工人需求,介入利得工人勞資糾紛的工作是積極的、向上的、推動社會進步的。

許多年來,地方政府毫無顧慮地按照一切為了GDP,一切為了政績,一切為了穩定的思路發展經濟,他們難道沒有發現勞資矛盾在加劇,甚至沒有想到,沒有註意到按照這個思路發展下去,工人、打工的農民將是最大的受害者嗎?這個群體我非常熟悉,我自己就是一名下崗工人。「高樓背後又陰影,霓虹燈下有血淚」,就是這個群體的真實寫照。

相對以往那些無組織的極端維權方式,此次通過工人組織的維權形式無疑是一種理性的進步。利得工人集體維權的成功,正式因為這一點。我知道,這個集體在這個過程中可能不穩定,可能會遭遇各種風暴,但是必須有這個過程,必須將沈睡中的工人喚醒,只要他們站在自己的立場著想,主張和維護自身權益,度過難關、堅持抗爭、相信工人組織、依靠集體力量,就能夠取得勝利。我相信他們有這個勇氣,更相信他們有取得勝利的強烈願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