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小丑回魂》:彷如一曲Stand By Me的童年樂章

廣告
《小丑回魂》:彷如一曲Stand By Me的童年樂章

廣告

文:談晉霖

「《小丑回魂》(IT)是本世紀我最喜愛的電影。」在文青界備受推崇的年青名導Xavier Dolan如是說。聽者錯愕,教人無奈。電影水平中規中矩,作為恐怖片,它稍欠火喉。若論作兒童歷險成長類型,主題像周星馳的《回魂夜》所說般要克服恐懼、緊握信念(本片信念就是團結的力量),透過小丑形象化童年/青春期的恐懼,整體來說則是可看的,也有難忘深刻的橋段,並非因為電影有甚麼驚嚇場面,而是電影裏面的人,由七個小孩組成的Losers' Club。

七個小孩,都是在校園遭受欺凌、排擠的弱小,缺乏家長適當教育的一群小朋友,是類型片常見的原型人物,即是「一個老麥招牌壓死幾個」那種,比比皆是,才有不少人說它似Netflix劇集《Stranger Things》。雖然是樣板戲,但戲劇上依然奏效,描繪戀童的父親和有憂鬱症的陰沉母親可怕、無情,跟Pennywise相差無幾,而他們在校園的遭遇亦甚為殘酷,惡霸會用刀在主角身上刻畫文字,又威脅要燒掉頭髮,都是非常具體的暴力,當代很少影視作品會把校園暴力拍得露骨,電影對兒童暴力的程度去得頗盡,觀眾對Losers' Club的擔憂和同情則更深,恐懼從不只來自那隻小丑。

導演拍過《屍人保姆》(Mama),借鬼故事說母愛,好不動人,驚嚇手段重視具衝擊性的動作,例如面向主角突然奔跑、游離不定的肢體形態。有感《小丑回魂》要仿效80年代恐怖片風格,映像不如前作般凌厲緊湊,場面處理沒有(當代恐怖片「潮流」)溫子仁導演那種張狂、充滿機關佈局,反之是典型的jump scare,小丑突然彈出來或者以造型核突的麻瘋病人撲向觀眾,看過《詭屋》系列等現代恐怖片的觀眾對這種手法大概不會有感覺,頂多會被影片裏的血腥畫面嚇到,整體都是廉價的場面調度。即使找來了朴贊郁攝影愛將Chung-hoon Chung,也沒有機會讓他發揮運鏡移動技巧,表現僅是不過不失,水準以內。論恐怖感,本片實在輸蝕許多。

不過,其實導演志不在此,恐怖片骨幹下寫的還是人們的童年時代,拍Losers' club朋友們的相處玩樂自然可喜。在湖畔玩水、聽音樂、曬太陽,男生們定格呆看只穿內衣褲、戴着太陽眼鏡,躺在湖邊的唯一女角Beverly,背景音樂是Young MC的Bust A Move,場面妙趣橫生,而中段一群人反擊惡霸發動的「石頭大戰」,場面處理也是非常可愛,好能拍出兒時「對戰」的快樂和代表的正義感。他們未必個個形象鮮明突出,但七人同行帶出的童年氣息,確實有如當年《伴我同行》(Stand By Me)的溫暖窩心,一行人代表的友情、團結力量,娓娓道來一個戰勝邪惡與恐懼的故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