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佔旺案判刑 4 】張啟昕:土地到社區都要自主

廣告
【佔旺案判刑 4 】張啟昕:土地到社區都要自主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張啟昕,她是佔旺清場被控藐視法庭其中一人,她是民主黨中西區社區主任。法庭判決在即,張啟昕最放不下的是社區工作。她笑言近日在交代「身後事」,令區內的減廢和回收工作不致出亂子。

中大體育運動科學系畢業,做過體育老師,不忍刻板生活到台灣唸研究院,讀的是地理;回港後成為民主黨許智峯的區議員助理,還親身落場選區議員。這一切看似九唔搭八,但原來卻是有跡可尋。

在佔領期間,張啟昕不太去旺角,通常在銅鑼灣佔領區。當日被捕後,她表示沒有太大感受,直到這半年來才開始有點感覺。張啟昕不諱言,被捕後其實都不太清楚發生甚麼事,因為對禁制令和藐視法庭沒有清晰的概念:「以前拉嘅,通常都係因為非法集結嫁嘛。」

然而,律政司一度甩轆,堂堂執法部門竟在申請程序出錯,要在四個月後重告一眾佔旺被捕人士。張啟昕發現司法原來可以這麼兒戲。「預咗會有刑罰,但無諗過會好重。」

這三年來,張啟昕都是如常地過生活和等待,最大的感受是不敢去搵工。她曾經想過,不如重返老師的行列。然而,回頭發現輕舟已過萬重山,已經不能「跳返出去」做平常人的工作。「其實心情好複雜,因為被捕,更走唔返出政治嘅範疇。」「嗯,你知啦,有政黨背景又參選過區議員嘛。」

IMG_0621

「咁就三年了。」張啟昕形容,現在的情況是既徬徨又有點急地搵後路,因為已給官司迫到埋牆角。「下半生的黃金時間怎麼辦呢?」

她解釋,心情複雜因為「13+3」的珠玉在前,自己都會被標籤為「政治犯」。張啟昕苦笑說,入獄的話在政界可能會有光環,但「出到去」卻更變得敏感,因佔領運動清場被捕而入獄更是敏感到不行。

「我其實對政治的興趣不大。」記者不禁插咀:「咁你又選區議員?」「我喜歡嘅係社區同埋跟街坊接觸。」

兩年前區議會選舉,張啟昕在中西區正街選區獲得1,621票,僅以為33票之差不敵建制派的李志恆,成績可說是一鳴驚人。選舉過後,她繼續留在社區,認為是背負了街坊的期望。「死啦,慢慢發現唔係好走到。」不少街坊對她的鼓勵更是有增無減,隱隱然有股「下屆一定係你」之勢。

IMG_1513

張啟昕在2015年區議會選舉中,以為33票之差不敵建制派的李志恆

張啟昕透露,希望能繼續進修以獲取專業資格,但又想會否有開明少少的學校接受到被標籤為「政治犯的老師」,「始終連累到學校都唔不太好。」張啟昕邊說邊嘆氣。

她有想過轉行,但「有啲嘢」始終不想放棄,那就是社區。張啟昕解釋,一般街坊對社區的想像,都是社區中心就是做服務,有事就搵區議員。「想再進一步咩?就唔會覺得自己有能力做到。」「永遠都要搵人去協助,俾服務佢哋。」

張啟昕續指,觀察到大部分香港人都知道是有渠道,但都是不想「自己落水做」。「與其參與公共事務,不如將時間擺喺私人生活中。」說來又是一聲唉,社區營造看來是苦無出路。

「即使無意參選,都可以繼續留喺嗰區度。選舉不是目的,只係一個最快速sell俾居民知你想做咩嘅手段。」

她也明白短時間內都不容易改變,所以更不希望透過選舉「去做社區」:「希望搵一個專業。例如『乜乜師』咁去和居民同行。」

DSC_4654
(攝:周頌謙)

反新界東北發展13人入獄,張啟昕表示心情很震撼和難過,更喊了一大輪。「真係無諗過,可能係罰錢、服務令甚至入獄一到兩週。」「我認識部份人,佢哋都係好單純、真誠同好好嘅人。」

震撼、難過和會喊,是因為新界東北是張啟昕的政治啟蒙。

那是一個淡熱的夏天,張啟昕從台灣回港過暑假。她剛巧參加了七一大遊行,中途收到馬寶寶農場的單張,單張上寫著社區共享經濟。

「原來香港都可以耕田嫁?」適逢農場正招募義工和實習生,於是那年的盛夏,她便不斷進出粉嶺馬屎埔,和村民及其他支援者舉辦和經驗農墟。「講起先好笑,原來一次田都無落過。」

然而,當時的她對政治其實不太了解,「會知民主黨同民建聯囉,就係咁。」就是這樣,她開始了解到新界東北發展,「再慢慢入咗呢個圈子」。

2014年6月,新界東北發展一詞便等如立法會新聞,時任財委會主席吳亮星強行通過前期撥款,意味著新界東北將會是下一個菜園村,從此消失於香港地圖上。

會議內如火如荼,議會外亦劍拔弩張。連續多個星期有市民、村民和支援者集會反對政府的黑箱作業。張啟昕都是其中一員,亦一度被警察抬走。她較社運人士黃永志和周諾恆幸運,沒有被帶上警車毒打,「抬離示威區就放返,名都無記低,又係得啖笑。」

IMG_0393

反新界東北發展運動後,她已經是許智峯的議員助理。「老實講,做議助都幾悶。」於是她便周圍去聽講座,希望能在傳統做區的方法以外找點刺激,那怕只是一點點也好;講座講者的名字其實都不外乎鄒崇銘、黃英琦和朱凱廸等,後來更報名參加土地正義聯盟舉辦的土地小學。

反新界東北發展有著標誌的意義,沒有那個六月,大概便不會發生那年71的511,那更不會有雨傘運動。張啟昕都是511之一,「佔中D-Day我無去,但成班人坐喺度,好和平,咁咪一齊坐,睇下有無啲咩可以做,去改變個社會。」

前大律師公會主席石永泰大放厥詞,指因為公民抗命入獄的人是「求仁得仁」。「其實都幾涼薄,佢哋唔係想做烈士同坐監。」嗯,唔通抗爭,真係個個都想抗爭咩。張啟昕重申,村民和支援者已用盡所有方法,在合法和體制內的諮詢渠道表達意見:公眾諮詢、社區論壇、區議會、立法會和城規會等。奈何,政府還是一意孤行,在別無他法下才衝擊立法會。「抗爭係要呈現不公平,表達對土地的熱愛。」

「今次可能只係13+3,遲下會過百人,到過千人時,社會的反應可能會更大。」談到公民抗命,張啟昕強調社會要進步、變革甚至有突破性進展,往往都要由公民抗命開展。「如果咁容易得到一樣嘢,你唔會覺得珍貴。」「英國人的制度就係唔洗爭取都會得到,甚至可以話係與生俱來,香港人其實成功爭取過啲咩呢?」

IMG_0585

張啟昕目前主力推動環保及分類回收的工作,逢星期一下午更會在西環第三街西營盤街市外舉辦活動。記者採訪當日,她推著手推車,逆流行正街。兩名陌生男子在遠處偷看著,這個貌似神秘,但又明明很公開的回收活動,臉上盡是「黑人問號」,大概在想「呢班人搞乜鬼」。居民主動把家中的剩餘物品送來,張啟昕亦和他們打成一片。

做了兩年區,問到經驗之談,她認為「如果有想法嘅話,不妨做咗先,到時就有人跟。」她舉例指在西區的街上掛盆栽,可能有很多人覺得奇怪,但欣賞和落手落腳一起做的人其實更多。

面對無力時,張啟昕從前會去行山,近年則多看書紓減壓力。此外,她亦喜歡踢足球,曾參加本地的女子足球聯賽,但近年工作較忙碌,未能抽空繼續踢。她也是英超球隊曼聯的支持者,談到曼聯,今季成績終於有起色,張啟昕即時露出笑容:「莫耶斯同雲高爾執教嗰時,當睇唔到同唔買波衫啦,總要有希望嘅。」

【佔旺案判刑】
陳寶瑩:盼每人多走幾步,延續抗爭力量
摯友入獄 前路未卜 關兆宏:更憂慮素人承受壓力
當年迫遷戶 今日政治犯 趙志深:爭取真普選,有咩唔啱?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