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黃台仰 plus 林淳軒

廣告
黃台仰 plus 林淳軒

廣告

還是要看了一段胡晴舫的「無名者」才去睡。這個星期天發生的事情實在太多了,最後我選擇了先去誠品聽胡晴舫與張潔平的對話,再衝去黃台仰與林淳軒後段的對話。前者非常愈癒,後者卻令人有點尷尬。

因為天雨的關係,我們被迫親密地擠在帳幕下,於是我有機會近距離的接觸黃台仰。「原來佢係幾斯文靚仔!」事後,我跟芝君說。對於一個過去並不認識他的嬸嬸來說,今天的黃台仰是一位大方得體誠懇有禮的年青人。但對於一些似乎更認識他的叔叔嬸嬸來說,他就是一個說話不負責任的壞份子,而今天就是教訓一下這個年青人的好機會。特別是在一個討論氣氛這麼好的命運共同體活動,不如就讓我們把自己在雨傘運動中經歷到過的分裂、對暴力/粗口/打壓和理非的惡言/至今未能化解的黃絲鬱結說出來。

有成年人希望年青人能面對自己,以道歉和真心懺悔,證明自己值得大家信任,以後或許可以成為同路。有說:「如果你能夠做到這一點,你的政治前途就可以向前一步。」可能他們覺得:你想行政治,就要「忍讓」、「知退」。即使如此,在香港搞政治幾時要包埋道歉和認錯?把我嚇了一跳。

成年人當中,的確是有這種小孩。黃台仰這個靚仔能夠做個「突破少年」嗎?他做得到有餘。他說:「如果我的道歉能令民主運動行前一步,能化解大家之間的紛爭,我做一千次一萬次也在所不惜。」

好彩䒦君和現場一些朋友也呼籲大家要看清楚制度的暴力,不要把我們所經歷的一切不公平,歸咎於右膠或者是今天單人匹馬的一條仔。

黃台仰還說:「政權這麼壞,即使沒有我或誰鼓勵大家做什麼,始終都會有年青人走這一步。」

林淳軒見勢色這樣,也挺身而出。「大家其實也可以問吓我問題㗎 .... 如果一定要道歉,讓我先說。」他半認真半搞笑的說,好 ok。

末了,又有叔叔要求黃和林握手合照,真係無眼睇。繼龍應台13 點對年青人的教誨之後,我真的不想再見到叔叔嬸嬸龍應台上身。他們肯定都是用心良苦的好市民,但我們香港人一向不來這一套。如果是真心,大家的心漸漸會感應到彼此。如果是假意,廢話就不用多說。(大家不是一直覺得用長輩語「好柒」同好 whatever 嘅咩?)

近日已經沒有人再駡我:「優雅的教授其實你好王晶」,可能這些年青人已經被「收了皮」。如果大家現在好乖的去聽了龍應台或參加了基督徒團契,我真係會有點失望。如果想走「正路」,不如去法庭聽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