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殺無赦

廣告
殺無赦

廣告

有市民就「港獨殺無赦」的恐嚇言論到警署報案,當值警員說「我們警察是政治中立」,又指「殺無赦」係「講吓啫」,看不到有人有實質行動,因此不會立案。後來,不知是否公眾壓力太大,又改為「求警調查案」,說會跟進。

只在網上「講下啫」,馬上又拉又鎖告上法庭被判罪成的個案,早已不計其數,用關鍵字稍為谷歌一下,就輕易得出不少結果。

「炸咗中聯辦」;「打記者」;「殺一警,捐一萬」;「掟磚掟石頭掟炸彈」;「打球迷燒波衫」;「對某建制專欄作家及其家人不利」……掛一漏萬,不能盡錄。

他們也是「講吓啫」,也未見實質行動,警方果斷迅速,上門拉人,取走證物,控以「不誠實使用電腦」等罪名,繩之於法。

每次破案,警方都煞有介事的呼籲:不要以為在網上發表這些不負責任的言論就會無事,虛擬世界同樣受法律規管,同樣要負上刑責。

虛擬世界發表威嚇言論犯法,現實世界豈不更明確?《公安條例》第二十六條清清楚楚:在公眾聚集中倡議使用暴力……意圖煽惑或誘使他人……殺死任何人或任何類別或群體的人,或傷害他們的身體,最高刑罰監禁五年。

呼喊「殺無赦」大會,主辦者聲稱現場有四千群眾,經電視和其他媒體報道,可觸及的受眾可能超過幾十倍,當中只要有幾個國族主義狂熱分子受到煽惑,對他們心目中的港獨人士「殺無赦」,就馬上出現流血事件,甚至搞出人命。

今年是六七暴動五十周年,商台播音員林彬被左派暴徒謀害,案發不久,「鋤奸隊」在左報直認不諱是他們的「傑作」。這是有組織有計劃的暗殺行為,但若不夠政治狂熱,要把人活活燒死,很難出手。最近有機會到林彬遇害的地點走了一趟,血淋淋的歷史,歷歷在目。

如果政治狂熱分子響應「殺無赦」的號召,以血腥手段對付港獨分子,誰可以完全排除這個可能性?在台上「殺無赦」的立法會議員,又會否負上刑責?

袁國強說不能單憑幾個字就斷定是否犯罪。林鄭月娥只抽象地指摘,連指名道姓都不敢。警方列「求警調查案」,但會否認真跟進?如此姑息養奸,誰又可保證另一次林彬事件,不會在五十年後重演!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