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超越視聽的曾芷君同學

廣告
超越視聽的曾芷君同學

廣告

曾芷君以唇代手讀凸字材料,少半分毅力和堅持都不可能完成學業(相片鳴謝:蘋果日報)

傳媒報道中文大學曾芷君同學以優異成績於翻譯系畢業,而且獲得獎學金到倫敦大學學院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進修碩士課程(註1)。

認識芷君,因為她曾經修讀我在中大教授的通識課程「氣候.能量.生命」,學校事前把她的情況告訴我,所以我了解她失明、弱聽和手指觸感差,不能像一般失明人用手指讀凸字,只能用口唇代替手指,當時我有些擔心,這門課帶有理科內涵,文科學生通常都說學習有難度,更何況芷君接收講課時的聲音和畫像俱有障礙,究竟她能否吃得消?

芷君第一次來上課,由學校同事陪同,下課後我負責送她到預約位置等車,整個過程中,她很安靜,雖然行走時略需旁人幫忙,但是我感覺到在她瘦弱的身體中蘊藏一股堅毅的精神,支撐着她的生命。

學校很支持芷君的學習,把我的材料轉化為芷君能「讀」的凸字版,讓她可以安心上課,開課不久,我就知道芷君以意志、專注、勤力、深思和審問,克服了肉身的障礙,一步一步地掌握課堂的內容,晚上她會打電話跟我討論課堂內較難理解的部份,她問得仔細,反映她在心中的安靜世界裏,能夠把問題想得很清楚。

由於我的課程多處以地圖表達概念,對失明的芷君很不利,也因此她會在電話裏問得非常細緻,某些晚上,我們倆各執話筒,如高手比劍,手中無劍而心中有劍,我們則面前沒有地圖而心中有地圖,用文字談論地圖的上下左右、東經北緯,這邊氣流下沈那邊氣流上升,這裏吹東風那裏吹西風,如果當時有人偷聽,肯定搞到一頭霧水,如入五里霧中,但是回想當時,就像黑夜中以談話方式下棋,旁人看不見,我們卻溝通得津津有味,這樣的教學,對我是一個考驗,也令我以新的角度重新觀看自己以為早以熟稔的課題,更令人開心的是電話另一端的芷君,展現當今年青人罕有的澄明心境,以虛靈明覺的境界跨越眼耳障礙,進入無涯知識世界。

最令我驚奇的一次電話問答,與太陽光照射地球和地球向太空射出紅外線有關。我在課堂上說,太陽光來自6,000°C高溫的太陽表面,因光合作用被植物吸收後,能量輾轉流過食物鏈,最後化為死物,塵歸塵,土歸士,泥士會因為本身的溫度(全球平均約15°C)發出紅外線射入太空,一入一出基本上打和,能量沒有增減,但是「能量的質素」則下降了,由於牽涉到較深層的「量子物理學」,課堂上只要求同學感應「能量的質素」,沒有進一步解釋。

但是芷君鍥而不捨地追問:究竟「能量的質素」是甚麼?我嘗試了一、兩個方法解說後,芷君想了一回,問我可否理解為6,000°C的能量「大粒」、15°C的能量「細粒」,我簡直嚇一跳,她的直觀估計剛好就是正確的答案!根據量子物理學,能量的流動不是水流一般的連續體,而是由無數「能量粒子」組成的流動,高溫物體(如6,000°C溫度的太陽表面)射出的光線,每粒粒子所含能量較多,低溫物體(如15°C溫度的地球表面)射出的光線的粒子所含能量則較少。我談「能量的質素」,只是一種方便說法,希望文科同學不懂量子物理也能有某種感覺,不過芷君透過深思和審問,雖然讀文科卻自己找到了正確的科學答案。

一般人的身軀以食物能量維持,芷君同學面對多重身體障礙,以堅毅精神撐起生命,令人感動,她又以安靜的心觀察和認識世界,看到他人眼中不見的事物,提示我們不要讓生命亡於聲色之中。

超越視聽的芷君遠行在即,祝願她在彼邦學習愉快,生活安好!

註1 「唇讀女生曾芷君赴英留學」 《香港01》 2017年9月18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