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在芬蘭,中學畢業是一件大事

廣告
在芬蘭,中學畢業是一件大事

廣告

今早一上網,再次有學童因學業問題輕生。我城每年可以出產一些DSE狀元,或者大學排名能躋身世界幾多強。不錯,僅此而已。當中沒多少人真正享受讀書的趣味。從幼稚園至中學六年級,學生已花了15年時間讀書,偏偏鮮有人為中學畢業生慶祝,告訴他們:「恭喜!你已經完成學業了。」在芬蘭,完成高中畢業是一件令人歡喜若狂的大事!

每年5月1日,是芬蘭的Vapuu Päivä節日﹐平時沉默嚴肅的芬蘭人從前一晚(4月30日)黃昏開始,首都赫爾辛基幾近進入瘋狂狀態。你會見到許多人帶備一頂白色帽子——只有中學畢業生才有的尊榮,聚集在市中心準備迎接一個簡單而隆重的儀式:演奏和致辭過後,各大大學學生會每年輪流為擺放在Market Square的Havis Amanda裸體銅像戴上白色披肩和白帽,然後手持白帽的群眾才同時戴帽,然後盡情(飲酒)狂歡。各中學的應屆畢業生在這節日還會組隊盛裝打扮(或扮鬼扮馬)在城市四周巡遊,務求向全城宣告他們的人生大日子——我們畢業了!這天,他們會首次戴上白帽,仿如一個成人禮。而這頂帽子,他們會一直保存,每一年的Vapuu才拿出來再戴一次。所以,這天戴帽的還有已工作的成年人,甚至退休長者,即學生的父母和祖父母都一同歡慶,全城為這群青少年打氣和加油!

首次參加這節日,既感動又震撼,特別是那頂富象徵性的白帽。這儀式代代相傳,以至讀書不只是一小撮學生的事,城市周遭的成年人也要參與其中,肯定他們過往十多年的讀書生涯所付出的努力。這刻,學生成為城市的主角。今後他們可以自由地決定投身社會工作、選讀職業練學院或是考入大學,為自己的人生負責。

在香港,中學畢業根本不值一提,而社會從沒問清楚為何如此?以至青少年的選擇少之又少,因為整個社會集體沉默,逼使他們走上絕路。作為一個母親,我只想說,世界很大,別為了香港的瘋狂學制尋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