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傘運三週年:給末任港督的情書

廣告
傘運三週年:給末任港督的情書

廣告

我們的緣份止於1997年6月30日午夜,從那刻時移勢易、改朝換代、天旋地轉、各散西東。

你克盡己職,不留遺憾功成身退,卻不無憂慮,臨別你說:「我感到憂慮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權會被北京剝奪,而是這項權利會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裏……」。

你是先知。

還記得你在位時的親民,你出席學生舉辦的答問會,侃侃而談字字珠璣;落區飲涼茶食蛋撻。退位後,你著書立說,不時來訪,還不忘食蛋撻。如今雨傘運動,你仍心繫學生,說你為他們的父母感到自豪!謝謝你。我們何嘗不以曾有你這位愛民如子女的港督為幸?

我茫無所依、百辭莫辯,就只緊抓你這彼岸傳來的幾句話,得著安慰。此地此時此勢,徵求一句良心話出於一個如你聲望的人的口,如汪洋中找一條船,大海中撈一根針,遍尋不獲、機會渺茫。

魔戒小說中灰袍巫師後來「升級」做白袍巫師;十七年過去,你的一頭金髮也為銀髮所替,但我堅持那是「升值」為白金的髮色。

你是港人的白袍先知。

稱你的髮色為白金色而非白色,是要跟這地兩個白髮人辦區分以免玷污你;白髮梁姓師姑和白髮周姓太監,光此二人足證香港回歸以來法制的陷落與人性的淪喪。

更不消說有現任特首厚顏無恥說英治下彭督也不是民主所選。他不想想自己之所以當選,因為他說了句教人暈頭轉向的「記憶中我冇話過我冇僭建」,故此比那位有僭建的競選對手強,騙得權位。

事到如今,從他口中出來的一字一句,信則有不信則冇,廢話一籮筐。伴隨著一籮筐跟在他身後盡說廢話的,枉為香港人。

彭督,你在我心目中,才是真正的香港人。

(筆者寫於雨傘運動期間 3/12/2014)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