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炸豬炸狗真英雄

廣告
炸豬炸狗真英雄

廣告

前幾天應邀到六七暴動紀錄片《消失的檔案》做映後座談。

衷心佩服羅恩惠導演的功力,在早已塵封或消失的檔案中,為我們系統地重構這段對香港影響至深的現代歷史。每次重看,都有不同的發現和體會。

座談會中,羅導演展示了一張暴動期間散發的傳單,當年稱為「蚊報」,用針筆寫在蠟紙上油印而成,有點粗糙,但字體工整有力,寫得相當認真。

傳單的標題是:「西區戰士顯威風 炸豬炸狗真英雄」。宣揚的是左派暴徒在港島西區掟炸彈的「傑作」。內文全是文化大革命的八股口號式宣傳:「我們為了捍衛毛澤東思想,為了保衛中華民族的尊嚴,與敵人展開針鋒相對的鬥爭,並把廣大愛國同胞在反英抗暴鬥爭中套在英帝國主義脖子上的一條絞索收緊,敵人不投降,就叫它上絞刑。」接着就是一連串宣揚炸豬炸狗的豐功偉績。

左派的行文用語、語言系統,真的是五十年不變,今天讀起來,似曾相識,毫不陌生。

當年用白皮豬形容英國派來香港的警察,後通稱所有殖民統治的英國人。黃皮狗就是華人警察,後來變成反對左派暴動的港人。稱反對者為豬和狗,要炸之而後快。

五十年後,一切似乎都沒有多大改變。反對派異見者,先統統扣以「港獨」帽子,大喊「殺無赦」,然後更進一步說,「港獨」就是豬和狗,殺豬殺狗有什麼問題?

語言反映思想,極左思想指揮極左行為。文化大革命先把你打成階級敵人,再施以殘酷鬥爭。六七暴動扣以殖民走狗民族敵人的帽子,要除之而後快。今天的反對派,又在一夜之間變成「港獨」,要像豬狗一樣殺掉。思想語言一脈相承,極左DNA的遺傳,代代相傳,至今不變。

何姓律師出身新界鄉紳,並非根正苗紅的左派。但為表忠誠獻忠心,左毒要加倍爆發,才可以博取信任加速上位。按照傳統,外圍比核心更左,是常態。

文革結束四十年,但左的根源沒有被徹底清除,土壤又被左毒污染,遇到適當的氣候和溫度,又會瘋狂生長。今天視反對者為豬狗要統統殺掉,與當年要把白皮豬黃皮狗燒死炸死,其實是相同的思路。

文革還未完結,不是一句口號,而是有確鑿證據。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