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屬於香港的《剎那的烏托邦》

廣告
屬於香港的《剎那的烏托邦》

廣告

沒有進場看過《剎那的烏托邦》這個多媒體演出,知道是馮穎琪X周耀輝X區雪兒的創作,當中的歌曲都是馮跟周的合作。跟很多朋友一樣,去年年底聽到銀髮白驚為天人,覺得廣東歌應是如此動聽如此言之有物。

終於等到此唱片推出市面——是的,之前的贊助計劃覺得有點貴,最後買來這張唱片,八首歌,還有整個表演的相集跟介紹,二百幾港元,誠意十足,而這八首歌的水準之高,應該是在廣東樂壇近年少有。

第一章馬上是這樣介紹的:時間如馬,我們騎在其上,以為控制在握,但終於人仰馬翻的,不少。而騎著時間,充滿樂趣的,也有。很喜歡歌曲開首從鋼琴開始的前奏,然後猶如時鐘倒數的敲擊樂,再引入弦樂,接近分半鐘的舖排,才聽到禤天揚的歌聲。人生就像騎上一匹馬,我們有時希望騎上其他的馬,更快的,更奔放的,但我們能夠駕馭嗎?「前面有驪歌在唱」,原來要為人生告別,只在一剎那。以這歌代表老死,回顧人生的選擇,不是很有趣嗎?編曲豐富精彩而充滿劇場感,節奏從四拍轉到六拍八,亦充滿意思。第一次聽禤天揚的歌聲,竟然,讓我想起藍奕邦。

第二章,屬於老年的銀髮白。這對我來說感受越來越深,當發現頭髮越來越白,其實那是銀色還是白色,也取決於你的態度。流麗的旋律,歌詞道出面對年華老去的兩種態度:是坦然享受人生的下半場,還是刻意剪去染黑堅持年青。林二汶與岑寧兒示範了,不止是美聲,而是娓娓道來兩種態度,兩把充滿靈魂的歌聲相互穿梭,聽完再聽也是如此動人。

第三章:何地有方,營營役役的都市生活,我們忙得不可開交,沒有自己,有時會問,可以在什麼地方讓自己停下來呢?「很想開心的開心曬萬年陽光」「很想專心的專心看著途人走過」到最後「請世界問我,期望什麼?」,在帶著都市急促感而帶冷漠的編曲,馮穎琪的唱是代表城市人的心聲,麥浚龍的聲演道出很多屬於香港人的「老地方」,你明白嗎?邊聽著,可能聽到屬於自己記憶的地方,心不其然有一點悸動,然後二人合唱,將我們曾經擁有的地標像是悼念一樣,然後只可以問:何地有方?

一班熟男唱的Keep,某程度上代表著不想失去某些東西的想法:不想失去青春,不想失去安全感,不想失去目前的美好,努力去Keep,身體上就是健身,以這種態度延伸人生的不安,很有趣。對於到了某年紀的成功人士,沒有什麼,就是希望繼續開心快活,因為已經搏殺很久現在是收成期。這舞曲很易入腦,將歌詞那種不介意生活重覆的態度歡樂地帶出。

五章:住,我們期望有個家,期望有個屬於自己的安樂窩。越來越富有的可能再買更大的家,但慢慢發覺可能更懷念以前的狗竇。中年人如我們,聽著這歌,特別想到不停飛,某一晚在家醒來,醒之前的夢裡明明以為自己在外地,我們的家在哪呢?那個讓我們有家的感覺的又在哪呢?這歌應該是差不多近十年黃耀明最好的作品,或者,他應該想想跟不同的音樂人合作,因為這歌帶給我的感動,很深很深。

模,充滿teenage pop的節奏與感覺,一班少女唱出的,就是無憂無的快樂,「趁我們還有青春」就是大主題,有點老土,但是很享受的快樂,愛上同一個偶像,作出相同的打扮,朋輩的認同最重要,哪怕一起倒模沒個性,這就是青春。看見youtube的人留言至這歌很難聽,我不知道,因為我從第一首聽到這首,被帶引著,年輕,就是這樣。

來到無敵哪吒,編曲刻意接上模,開首的編曲很有電玩感覺,是小朋友最愛的嗎?但歌詞卻是一班小朋友在唱「邊個會黎陪我玩?」,很諷刺啊,小朋友好像都習慣了被電玩陪伴成長,到歌曲末段,出現很多小朋友的訪問,說出很想大人陪他們玩什麼什麼,我第一次聽到這裡,的確鼻子一酸:我們有記得小朋友真正的需要嗎?

結尾的點題作剎那的烏托邦,在鋼琴的伴奏下,岑寧兒用上最坦然最純白的方式唱出這首經歷過很多,可能是投胎再世,再次抱有一種希冀,世界是有烏托邦的。「就算傷痛滿身又如何,有些美好能換過驅殼」,我不知道我們有沒有下一世,再生又是什麼一回事,不過這歌帶給我的感動,就是不斷提醒我,找回初心,對生命對生活別抱著失望,因為,希望一直存在。

這是一張今年一定要擁有的廣東專輯,相信我,聽過你就會明白我為何如此推介,更用心地寫了一大篇。

原文刊在此
三十過後一個人住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