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可能」的藝術

廣告
「可能」的藝術

廣告

周浩鼎議員昨天只是說「香港司法獨立排名跌『可能』與反對派抹黑法庭有關」。用「可能」二字,永遠不會錯。例如,佔中「可能」影響香港經濟、拉布「可能」影響香港信貸評級等,一個模糊的論證因果再加上「可能」兩字,講者永遠立於不敗之地。

不過講者的無知倒是較容易證明。就今次周議員提及的世界經濟論壇「全球競爭力報告」排名為例,該組織製作排名時先會依靠一些當地機構根據一個篩選程序(「抽樣架構」)選出訪問「樣本」,再由每位受訪人士回答一份共150條問題的調查,收到結果後再除去一些不合格的「樣本」,最後才綜合計出該指數。世界經濟論壇今年成功訪問了來自133個國家近13000名商界領袖,而在香港,負責選出受訪者的香港總商會及香港工業總會就成功訪問了93人。

上述程序和數字說明了什麼?就是「全球競爭力報告」排名製作還是比較嚴謹和科學化。排名背後能夠影響到受訪人士意見的因素眾多,如果單單把其中一個細分項(即司法獨立)隨便冠上「反對派抹黑法庭」作為下跌的解釋理由,然後再加上「可能」兩字,講者若不是無知,便是根本沒有「做功課」,沒有用心了解過別人製作排名的過程。

總而言之,一個議員議政論政水平的高低,顯而易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