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虎父無犬子(女)的迷思

廣告
虎父無犬子(女)的迷思

廣告

印度電影《打死不離3父女》(Dangal)講述前摔跤運動員瑪哈維因為生計而放棄為國爭光的機會,本以為一心栽培兒子成才報國也是一樣,卻料不到一生便是四位千金。結果,金牌夢碎之餘,更要面對傳統社會的閒言閒語,漸漸變得意志消沉。可是,某天回家,他竟發現兩位女兒把男生打得落花流水,摔跤的潛能無限,遂決心訓練女兒繼承自己的衣砵。

電影情節豐富,層次更豐富,表面探討的是國家應如何去愛,實際卻提到重男輕女,性別定型等社會議題,更兼有傳統與現化之間的角力,最後,還帶出了香港家長關心的問題:究竟父母應否逼迫自己的兒女成才?現實生活真的有「虎父無犬子(女)」嗎?

電影宣揚的信息好像有點政治不正確:一個因為現實環境而無法圓夢的中年男性,只是偶然發現女兒的一點潛能,便為女兒訂下「地獄式訓練」,標榜啟發式教育的家長看在眼裏,可能不是味兒,尤其是今天社會普遍對「虎爸虎媽」的形象都不敢恭維。儘管嚴父對兩個女兒那「家長式」管教不甚討好,甚或令人覺得着女兒苦練只為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但戲中的結局卻是印度女性為國奪標,成為國民榜樣,萬千寵愛在一身。

如此結局是否代表男主角要求女兒苦練摔跤沒有錯呢?如果沒有錯,為何香港人對「虎媽」形象又會嗤之以鼻呢?是否只要事情若能修成正果,動機多虛偽自私也沒有所謂?說實在,每個家長都有望子成龍的心態,但時間地域不同,加上父母子女性格各異,處理方式千變萬化,絕不可墨守成規。我會說:印度父親的決定沒有錯,但「虎媽」催谷子女的方式在自由社會則並不太合適。其實,管教子女是一門藝術,家庭教育更需因時制宜,不只一個方法處理,亦沒有標準答案。

其實,很多事情都需要放在具體的社會脈絡(social context)中,弄清事情發生的歷史(時間)和地域(空間)背景,才能比較這問題的不同觀點是否合理和有否局限。印度傳統社會重男輕女,階級觀念很重,女孩長大後面對的逆境比男性大,想出頭難於登天。因此,男主角父親既已下定決心訓練女兒成才,在這種社會氛圍底下,只能要求女兒練習得比男孩更堅毅,才可以打破不公平的現狀。反觀,香港是個多元化的社會,資源豐富,思想自由,根本沒必要把孩子的時間表塞滿了「乜班物班」,而且孩子不停地練習,絕大部分都只是為了實現父母自己的「夢想」而已,不見得是從子女的發展方向和角度出發。

還有一點不同的是,摔跤父親是以一己的專業判斷,偶然發現女兒的天資,斷定女兒循摔跤的路一直走下去,會有不凡的發展。香港也有這些例子,如桌球好手吳安儀的父親是開桌球店的,吳便順理成章繼承父業。某程度上,虎父確是無犬子。然而,尚要考慮的是,究竟子女有多願意跟從父母的舊路走呢?正如那老掉了牙的故事:老子做生意發大達,兒子是否一定要繼承父業?喜歡做木匠不可以嗎?

父親是摔跤國手,女兒自有優勢,由此證明虎父確是無犬子(女),但當女兒走到發展的盡頭,當父親的只可以繼續提醒她如何跨過人生的低谷,至於,她要怎樣走下去,為人父母的還可以勉強兒女嗎?反而電影末段,父親說了句很感人的話,大意是女兒明天的決賽不是為國爭光這麼簡單,而是勝利可為所有印度女性帶來希望,因為一旦勝出,便證明男性可以做到的,女性也可以。說到底,子女將來成才,無論為國家爭多少金牌也好,為自己賺了多少個零也好,最重要還是能透過自身去改變社會現狀,為社會帶來進步,這才是父母管教下一代的目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