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土共似群龍無首 泛民要裏應外合

廣告
土共似群龍無首 泛民要裏應外合

廣告

假的真不了。早前鬧得不可開交的大學校園風波終於真相大白,一如所料,所謂「香港獨立」根本就是無頭公案,並非學生所為,毋須校方強拆,中大學生會已以橫額並無署名和登記為由主動拆卸。雙方都找到了下台階,保住面子,卻說明了一場所謂捍衞「言論自由」的風波,活脫脫就是一場鬧劇。

同樣,所謂蔡若蓮喪子惹起的「涼薄」言行,亦明顯是有人插贓嫁禍、子虛烏有的陰謀,但大家都中了道兒,條件反射地吵作一團。如果真的是教大學生所為,曾經高調譴責學生又涉嫌觸犯私隱條例因而表示不會報警的校方,至今未見對任何學生採取紀律處分行動,事件最終肯定不了了之。

大學的師生都是所謂知識分子,甚至是高級知識分子,但處事態度之兒戲、幼稚、衝動、虛偽和非理性,真教人不敢相信,難怪本港大學在國際上排名每下愈況,今不如昔。如果說大學是社會的縮影,本港專上學府的集體淪落,正好折射香港的衰敗。

教不嚴,師之惰。香港大專學生縱使如何不濟,責任都在師長身上,因為大學教育理想的泯滅,正是大學校長不單未能以身作則,並且帶頭敗壞,率先自閹淪亡,連個人的人格也保不住,又何來學格,足以垂範教化學生?

在中共和土共虛張聲勢的逼迫下,十大校長不單不敢捍衞大學自主,堅持言論(學術)自由,連個人的名聲也保護不了,不署名發表一個沒有風骨、只見縮骨交差表態反對「港獨」的聲明,只能說明自慚形穢的大學校長,連為自己言論負責的勇氣也沒有。嗚呼哀哉,上樑不正下樑歪,我們還能對大學生有甚麼期望?

對於形同流氓的何君堯糾眾向港大施壓解僱戴耀廷,名副其實干預大學校政、侵犯大學自主,港大師生和校友至今置若罔聞,情況與兩年前中聯辦發動瘋狂圍剿陳文敏時港大內外的強烈反彈,簡直有天淵之別,令人失望。若非民眾窺準時機,因何君堯失言自發全面反擊,及時遏止其氣燄,以港大師生現時之畏縮,恐怕戴耀廷已經凶多吉少,後果堪虞。

其實,何君堯一類惡棍已屬強弩之末,因着張曉明之調走和689被迫放棄連任,客觀評估共媒近期對港大的輿論攻擊,已不比從前。十九大前夕,剛上任的王志文等候中央指令,土共似是群龍無首,建制派現階段有放任自流、互相傾軋的迹象。不然,份屬行政會議成員的湯家驊、葉劉淑儀,以至同屬「西環契仔」的謝偉俊便不會嚴厲批評何君堯,甚至落井下石了。

敵退我進、敵疲我打是政治博弈的游擊戰術,最合社會力量對比處於下風的泛民主派。際此新立法會年度開啟,各個委員會正副主席重選在即,以及四個非建制派立會議席補選日期已經底定,泛民主派要保持議會內關鍵少數地位,與民間的民主政治力量裏應外合,共同協力,抗衡建制勢力,就一定要充份利用建制派的內部矛盾,認真分析形勢,作好部署,寸土必爭。否則,再是各自為政,一盤散沙,甚至互相傾軋,必定錯失時機,注定淪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