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受夠了!我要炒老細》:工作的意義?

廣告
《受夠了!我要炒老細》:工作的意義?

廣告

《所羅門的偽證》導演成島出、柏林影后《東京小屋》黑木華、日本新世代演員福士蒼汰、工藤阿須加二人首度合作演出,改編自北川惠海,電擊小說大賞「Media Works文庫獎」得獎話題作《不幹了!我開除了黑心公司》的電影,《受夠了﹗我要炒老細》。

求職不順的青山隆(工藤阿須加 飾)好不容易才得到營業員一職,誰不知進了的卻是黑心公司。為了逃避鄉下的生活及家人,青山一直對變態上司吞聲忍氣,每天不停加班,身心疲累得自尋短見。在墜軌前,被自稱小學同學的山元(福士蒼汰 飾)拉回月台。山元的出現令青山看到生存的希望,但原來此山元非彼山元,而這山元更在三年前因工作壓力自殺了。山元是鬼魂還是天使?為何要突然出現拯救青山?

「工作是為了生活」每個人工作都是希望可以令自己的生活變得更好。只可惜,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有幸地從事自己喜歡的職業,或可以敬業樂業。每天生活營營役役,為更好的生活奔走、勞碌。「但這樣的我,算是在活著嗎?」每天的生活都是六點幾七點起身梳洗,舒適地吃早餐的時間也沒有。就要像沙甸魚般迫著鐵路、困在如蝸牛般的巴士上。回到公司,忙的可以忙到連喝水上廁所的時間也沒有;閒的需要一直「扮工」直到有事可做。午餐要在各連鎖餐廳與其他人搶位,匆匆忙忙的吃完午飯再回公司搏殺;或者連午餐也是隨便的吃個三文治,用堆積如山的工作作配菜。有幸的,準時下班,又要等十多班車才擠得上,又要停在不見龍頭的高速公路;不能準時下班的,吃個杯麵繼續跟工作互相廝殺。回到家,最早的都已經七點多八點,還有煮家飯吃的,已是最幸福的人;沒有的人,還要在外排隊吃晚餐後才回家。洗個澡,過一點私人時間,已經十點多;如果有子女的,還要檢查他們的功課,過一點僅餘剩下的家庭時光。如果是五天工作的人,期待一下週末吧,終於可以在星期六好好放鬆然後星期日希望著星期一不要來。如果不是,只好期待一下假期的來臨,好好睡上一天然後第二天再回公司搏殺吧。曾經有人說過,香港夜景的美,背後就是靠加班的人去維繫維港兩岸的點點燈火。這算是那門子的生活?看到因為工作而過得很好的人生嗎?還是那一句「邊個發明了返工?」

工作的意義到底在那裡?同樣,因為工作壓力而自殺的人,工作為何比生命還重要?為何自殺比辭職還要輕鬆?這都是電影希望帶出的問題。「因為不工作就買不到樓」那,正在努力工作的你,買得到樓嗎?「因為不工作就養不起自己,連吃飯的錢也沒有」「不工作沒有錢」事實,當工作跟錢放在一起,便成為緊箍咒。沒有工作沒有錢,沒有錢就不能生存。但這種犧牲生活去賺錢令自己有更好的生活是什麼?矛盾到不得了。

不是說工作是萬惡,電影是想大家停一停,想一想,什麼是工作?工作是否比生命重要?是否比珍惜你的人更加重要?在被工作壓垮前,可否停下來,想一想自己工作的原因。不要被它帶著走,直到失去自己的性命。人總會利用不同的藉口讓自己繼續做不喜歡的工作,因為轉工十分困難;不是轉工季節轉工不易;始終是大公司,對將來的工作更有幫助;年資最少有一年才易找工……等等的藉口都是讓自己身陷困境,讓自己繼續承受更大的壓力。說到底公司沒有責任讓你的生活變好,他們的責任是讓你幫他們賺錢。能讓自己生活變好的,只有自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