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

雙十節在台北學習減廢和太陽能

廣告
雙十節在台北學習減廢和太陽能

廣告

港事悶局不改,施政報告未讀已畫出腸,新瓶舊酒維護地產金融霸權。趁雙十節假期,應台灣綠色公民行動聯盟之邀,到台北參加社區可再生能源工作坊,了解韓國首爾市政府、科技公司和社區如何合作,一邊節能,一邊增加太陽能比例。攝氏三十度的十月,氣候變化的恐懼前所未有,冇人可再做縮頭龜。

來自首爾盛大谷社區的組織者金少英,過去七年以能源教育為切入點組織社區,讓兒童和家長一起改變習慣及關注氣候變化。她說:「核電廠和氣候變化是會令人憂慮甚至絕望,我也不例外。但當我想到,自己的小孩要面對氣候變化的苦果時,就決定不能因為絕望什麼都不做。」(可參看綠色和平的報導

同場的還有由幾位年輕人組成的太陽能公司 micro-power。micro-power 的太陽能發電裝置,像IKEA傢俱一樣易拆而裝,可架在窗框外,最神奇的是送電設計,只需像一般電器將插頭插入電掣,太陽能電就會輸送上電網,減少電費。他們帶了一套來台灣示範,一插,電錶的圈真的往後退!而且由於免安裝費,總費用比香港便宜很多,令在多層大廈普及太陽能發電不再是幻想。

從台灣和韓國的經驗看,能源和垃圾都是組織民主社區的重要媒介。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理事長賴偉傑今早替我們團隊三人來了個三小時的減廢回收制度補習班,由上世紀八十年代的生產者責任制,講到今天如何增加廚餘回收。台灣人經過三十年的努力,建立起非常嚴密而參與度高的系統。經賴偉傑指點,我們知道「不是垃圾站」屬於哪一個環節的工夫,更明白特區政府在推動垃圾隨袋徵費前,有什麼必要的條件,才能穩住民眾對減廢的信心。

韓國和台灣的組織者,對議題細節和運動節奏的掌握,令人佩服。有方向的運動,一定不至於一事無成。更重要的,是瞓身。

金少英說:「很多人對石油和電器中毒很深,我們對於節能和可再生能源,也一定要像中了毒那樣推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