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入獄雜感(六)

廣告
入獄雜感(六)

廣告

當我正提筆之際,想必大家已抵達遊行終點,又或已經散去。這夜,我未能在電視上看見大家(因電視播放其他節目),因此未知大家近況,雖然未能參與遊行,但你們都知道我的心是常跟你們一起的(這句由我說出來而非張曉明,沒有那麼嘔心,對吧?)。不妨告訴大家,我一直以來也收到很多信,有些甚至有畫(郭爸爸那封),我感謝你們的一字一句,讀起來也相當鼓舞。我也收到幾封欠郵資的信件,裡面大抵都是「恭喜」或呼籲我洗心革面之類的,這些信刻意只貼上一毛的郵票,要我這個監房窮小子用工資來換取「恭喜」可謂相當有「智慧」。

我入獄,不要帶著仇恨,但仇恨卻自己走到我跟前來。仇恨是甚麼?就是令常人失去理智,變成愚蠢的生物,以小學雞的手法走捉弄我這個正被懲罰之人,落井下石。請不必為我感到悲傷或忿恨,我只當自己用工資買了包麥精維他奶請別人喝。不知是不是因爲我太善良,人善被人欺,郵局這次又發來一封竟達43.6元的欠資郵件。這次恕我無能為力了,祝願仍想戲弄我的人們生活健康,有平安喜樂。

其實被捉弄、嘲諷也非首次,我深知道要不是因為仇恨遮蓋理智,又抑或存心想打擊我士氣,決不會有如此反令我發笑歡樂的舉動。因此我也常常提醒自己,我參與社會運動不要帶著仇恨,即使要仇恨,也只是仇恨不公義的制度或事情;而對人們總要帶著信心,盼望和愛。當然,我是凡人,以上都是對自己的「提醒」和「節制」。若是有信、有望、有愛,就會有源源不絕的正能量,消除懼怕和憤怒。當我閱讀甘地(印度聖雄)時,他亦提醒社會運動者的心理修養很重要,甚至他個人更提出素食和禁慾(我沒有他那層次),否則人們就不能走近真理,以「真理之力」從事非暴力抵抗運動了。

雨傘運動匆匆已過三年,三年前我在金鐘佔領區,三年後已身在牢獄,亦緊隨兩宗與雨傘運動有關的案件(包括將在十月宣判的刑事藐視法庭案及下年一月續審的佔中九子案)。與其要我說出感受,我不如分享我的思考。在獄中,我的腳步沒有停下,除了運動,就是閱讀名人傳記及世界各地的非暴力抗爭史。誠然,我仍需要花多點時間閱讀資料及疏理思考,但正如我早前在《蘋果日報》撰文提到組織的重要性。雨傘運動當然對我們來說是一場浩瀚且盛大的群眾運動,但由於組織力不足以致日久疲憊,運動消亡,未竟全功是十分可惜。如何組織得更好是我們要思考的問題。最近又重讀波蘭團結工會的那段歷史,一九七六年成立的「勞工守護委員會」也出奇地恰似今天支援政治犯的平台,為政治犯籌款、與家屬聯繫、宣傳政治訊息、連結國際等都嘗試把一個又一個人們連結起來。後來一九七七年又成立「飛行大學」由知識份子教育意識形態,注入公民意識等(其實「佔中黑手」戴耀廷也嘗試跟我分享過類似概念),凡此種種,都是將社會上每個個體聯繫起來,隨後近百萬會員的波蘭團結工會更是又一顯例。

當然,每地非暴力抗爭的例子都有不同背景,尤其是歷史和國際大氣候因素影響成敗,經驗未必可以照搬。但若我們毫無作為,不思考組織之法,就永遠原地踏步,再來多一場雨傘運動,也許都是類似下場。政治連結、社區連結、工會連結互相配搭,緊密進行,如果我們有本事組織過萬人的連結力量,就足以為日後的民主運動打好強健的基礎。回想看來,劉曉波何以被政權視為死敵要判十一年監禁?不是因為他真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亦不是《零八憲章》有甚麼威脅共產黨的創見洞悉。而是因為《零八憲章》是組織群眾的基礎,因為劉曉波有本事成為組織領袖。

如果雨傘運動沒有促使我們更認識對方,沒有使我們有更緊密的連結,這個運動就是一場徹底失敗的運動。但可幸的是,今天我們認識了彼此,遺憾的是我們尚未有效地連結起來。如若我們坐牢能使大家更親近,正如我爸爸首次放膽支持我,又正如嘉蔚改善與家人的關係(我很感動!),彼此的生命生活連成一線,成為「共同體」(忘了是亞里士多德還是柏拉圖?),就是一個更強大的公民社會,也正正是專政獨裁的政權最懼怕的。三年以來,我面對過不少挫敗,但今天即使在獄中的我都沒有灰心喪志,大家就更要有積極強壯的心去繼續奮鬥,「贏唔贏無人知,搏到盡我話事!(非廣告)」,加油香港人!

黃浩銘
赤柱監獄囚室書
1.10.2017 9:30p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