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施政報告欠缺社會福利權的想像只會延續不公義

廣告
施政報告欠缺社會福利權的想像只會延續不公義

廣告

其實每年去睇,都會話增加乜乜,加強物物,但整體的意識形態,長遠社會發展有沒有真正考慮和著墨?

以公帑資助市場。由林鄭一上任推出30000元資助學生修讀自資學院課程,到今天以港鐵股息提供交通費資助予大部份市民,增加社區照顧券云云,看似就是學生、市民、長者受惠,增加了公共開支,但實際的效果,其實是以公帑資助市場盈利,沒有改變大市場小政府的新自由主義。若真心為市民,何不增加資助學位,何不規管公共交通收費,何不增加資助照顧名額?

"work first", "bad job better than no job" 的邏輯。在教育的chapter,在低津的段落,等等,都繼續強調自力更生,但對於勞工權益的促障,提升bad job方面,基本上全無著墨,城巴意外引發的工時討論,食環外判清潔工制度,在底層的工人的處境,其實一定程度是政府製造的。標準工時、全民退保、17天假期、集體談判權,實是太多了。

欠缺人權範式的福利政策。將「兒童事務委員會」的討論降格至同「兒童發展基金」協作的「福利模式」,本應有兒童代表卻成了家長代表。長者和殘疾人士的政策,仍是視他們為「福利接受者」的角度出發,而不是視之為社會公民,「康復政策」繼續「康復」,而沒有人權角度。兒童事務委員會是兒童權利公約的要求,必須具有監察政府的功能,而非「諮詢」或「福利」。長者和殘疾人士很多時被視為「對經濟沒有貢獻」,公民身份很多時被忽略。在經社文公約、殘疾人權公約、等國際條文,視福利權為現代社會核心權利,同時確認公民參與權。

若政府思維不改變,社會不公義只會持續下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