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一一飛

年輕時事評論員,大部分文章都可以在王一一飛網誌、香港獨立媒體找得到,有時會在明報、立場新聞、評台、夜貓、輔仁、看中國等地方刊登! 網誌

國際

沒有支爆中共極權不倒

沒有支爆中共極權不倒
廣告

廣告

在網上看到新聞,講到新疆不少村落要進行大量升國旗、掛集近平頭像、進行愛國感恩黨活動。極權主義最大特徵是動員、迫人表態支持政府。新疆這樣做,證明中國正走向極權。

中國經濟日益發展卻帶來極權,證明美國總統Clinton所講的經濟發展帶來民主其實是錯的。經濟發展、人人物質生活有所進展,只會像星加坡一樣,令人民接受現狀,不會追求人權民主上的改變。事實上,中國有錢人不但接受現狀,中國愈有錢,維穩愈有力、閉路電線愈多、網上監控更強,點會有民主? 上海深圳班中產,就算知道民主好中共有問題,學中大社會學講師黎明話,日日有個警察在你個腦入面、閉路電視、維穩人員、軍警和中共黨員日日監視你,你夠膽走出來先奇。

事實上,很多人一直沒有完全理解現代化理論(Modernization Theory)。單純經濟發展本身帶來民主其實受很大質疑,Seymour Martin Lipset1959年提出現代化(經濟發展、城市化、教育程度提升帶來民主),可是,即使城市化和教育程度提升提高民權素質、令人質疑權威。不過,這不足夠,因為大家物質生活過得好,其實班上海深圳星加坡中產滿足現狀是不會走出來要求民主。與一個星加坡留學生談話,他提到就算新加坡人希望有更建全民主人權,但他們害怕新政黨無法做出人民行動黨的成就才不敢要求政治轉型,希望繼續保留人民行動黨底下的穩定生活。可見,經濟發展本身是不會帶來民主的。

相反,Huntington《第三波》就指出,除了經濟發展帶來民權意識,國家要在經濟發展後期,出現嚴重社經政治不平等、經濟增長放緩甚至政經危機,才有可能帶來民主化契機。希臘、西班牙、葡萄牙、巴西1970年代步向民主化,正是在經濟發展時,國家出現嚴重收入不平等和經濟危機。阿根廷在1980年代走向民主,是因為1980年代出現經濟危機和打敗仗。波蘭團結工會出現挑戰波共蘇共極權不是因為班有錢人發達之後要求民主,而是波共管不好經濟令班基層工人不滿。1980年南韓走出來反軍人統治不是漢城那群有錢人,而是南韓最窮的光州。直到1987年漢城是激進學生先走出來,中產最後一刻才出來。Gorbachev推動蘇聯改革,不是因為經濟發展,而是因為蘇聯經濟政治體系危機嚴重到難以運作。印尼在97-98亞洲金融風波中元氣大受傷,人人上街才迫使獨裁政府下台。香港是高收入地區,不過,大家想深一層,如果不是97金融風波和沙士,03年71大遊行點會有大量中產和基層50萬人上街? 以上可以證明,民主化係大家生活不好、國家有問題才會出現的。

也正因如此,很多國家執行民主化這個程序,不是他們正處於低收入和高收入時,而是他們處於中等收入(Middle Income)時。因為中等收入國家最容易在經濟增長時出現嚴重政經不平等和經濟增長放緩。Huntington 第三波就指出,1974年到1989年期間31個民主化的國家當中,有27個是在中等收入期間出現的。不過,很少國家在超高收入期間落實民主。

當然,國家經濟增長後出現危機,不一定會帶來民主,都可能像伊朗一樣重回專制,都可能像Syria一樣有內戰。不過,如果無可否認這種危機同時為民主化創造機會,而很多國家民主化正是在這種環境下出現。

因此,中國要步向民主,關鍵不是經濟發展。經濟再增長下去,可能中國不會再有民主,甚至會進一步鞏固極權。關鍵是在經濟急速發展到中等收入時,出現巨大收入不平等和經濟放緩,甚至出現國家政經外交危機時出現民主化。因此,某程度上,不過,如果民間和學術界所講的「中國崩潰」出現,卻反而更有可能帶來民主契機。

P.S. 筆者當然不會全盤否定高收入和低收入國家有民主化的可能性,印度正是步向民主的低收入國家(它是一個有趣的例外,筆者有時間要研究)。不過,我只是講在經濟高速增長後出現一些社會危機,似乎比經濟一路增長下去更有可能有民主。

當然,本文不主張經濟生活好壞決定一切,經濟只是其中一個重要影響因素。有一些人無論有錢無錢、有權力還是無權力、在甚麼環境下,都會始終如一堅持要求民主。我只是想講,生活差一點,也許人的動力更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