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逆權司機》與韓國歷史(4):光州事件會有被平反的一天嗎?

《逆權司機》與韓國歷史(4):光州事件會有被平反的一天嗎?
廣告

廣告

雖說記述光州事件的作品不止《逆權司機》,但透過了此電影,能讓不太瞭解韓國近代歷史的觀眾知道80年代的韓國,並非如香港般紙醉金迷。而這場民主運動由於受到獨裁政權的鎮壓及控制,事隔多年仍未正式被政府進行徹底的平反。此電影帶來的其一啟示及思考,就是光州事件會否有完全被平反的一天?對多屆政府而言,光州事件如何被定性呢?

須知道,從電影中,對於光州事件的結局沒有進行描述,反倒以的士司機成功把德國記者送到金浦機場作結,極其量只聚焦於德國記者如何成功把光州事件的片段完全公開。史實亦然,光州事件於示威者而言,是漫長的一個星期,先有軍隊封鎖光州,其後猶如六四事件般,坦克車直接碾過國民進城。隨著軍隊的暴力鎮壓變本加厲,死傷嚴重的情況下令整場抗爭被迫告終。種種內幕亦因全斗煥的強力控制而遭隱藏,光州事件至今仍未能完全真相大白。

暴力鎮壓後,全斗煥總統之位仍然坐得穩,甚至繼續鎮壓其他地區的遊行示威,長期控制傳媒及公眾輿論。對於光州事件的論述,全斗煥把之稱為「親共主義者主導的內亂陰謀」,並點名批評金大中、金泳三煽動叛亂。可見當時的全斗煥絲毫沒有想為光州事件負一點責任。直到1987年,因為即將在翌年舉行漢城奧運的關係,使全斗煥為了保護門面形象而應允不再連任。然而,直至現在,他依然對光州事件沒有坦誠表達他作出的鎮壓的行動,例如在其出版的回憶錄中,仍表明當時戒嚴軍沒有把槍頭對著平民,甚至批評平民的行為使軍人及他感到受生命威脅。而這本「自我感覺良好」的回憶錄在今年9月被光州地方法院裁定為禁書,並全面禁止出版、發行等。

全斗煥下台後,其助手盧泰愚上台,同樣為了漢城奧運的形象,就即時宣布進行民主選舉,從而在選舉中勝出,成為首位民選總統。而他作為全斗煥的得力助手,時常都被追問對光州事件的看法,而要求平反的聲音由光州事件結束後亦一直此起彼落,而盧泰愚在任期間,曾向光州事件受害者家屬發表公開信,表示「光州事件該被納入大韓民國民主化的進程」。雖是如此,但他並沒有直接向他們進行探訪或慰問的工作,只能說這舉動是 “Little is done”。

繼任的金泳三上台後,首次把「光州事件」定為政府內亂,承認為全斗煥政府把持朝政而引起的事件。而1995年7月竟宣布不會對「光州事件」的加害者(指全斗煥等)進行起訴,引起極大的哄動後,才決意正式起訴全斗煥及盧泰愚。他們得到的判刑,算是在法律上平反了「光州事件」。不過,按當時金泳三能夠勝過金大中的情形分析,其實金泳三背後有全斗煥、盧泰愚為首的軍人政權支持,因為一直有傳聞指金泳三以保護他們免受過份的懲罰為由,讓他們支持他參選。

而受害者家屬得到的補償,大部份是來自社會坊間設立的合法紀念財團,醫療保險則由政府提供。而受害者在金大中、金泳三時期被定為「國家有功者」,表揚他們為韓國民主化的付出。來到文在寅時期,他特意與出演《逆權司機》的宋康昊等演員一同觀看此電影,並在出席光州事件紀念儀式時表明,將會設立調查組重新調查光州事件。

數過了多屆政府如何看待光州事件,平反的路途看似光明。不過,首先出現的疑惑點亦在第一篇說過,就是金泳三接受金大中的提議,將全斗煥和盧泰愚進行特赦。其次,事隔37年,雖得到了法律制裁,但在光州事件中,當時政府有否利用轟炸機殘害示威者等,仍未得到官方正式的調查及承認。承接著《逆權司機》的大熱,究竟文在寅政府會否「找數」,向公眾展示調查的結果,這還需要我們的等待。我亦希望光州事件的平反之路,能夠順利,並讓受害者家屬得到一個滿意的答覆及道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