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雨傘運動三週年:DQ威權行動

廣告
雨傘運動三週年:DQ威權行動

廣告

相片:月媚;改圖:做個聰明選民
文:[email protected]做個聰明選民

轉眼間3年已經過去,回想當天走出來,除了為爭取真普選,更加為了支持學生。

我支持學生,學生為了建立一個更公義的社會走出來,「希望在於人民、改變始於抗爭」,當日的豪情壯志,在3年後的今天好多朋友仍然堅持著,一直沒有放棄。

928是一個值得記住的日子,因為這一天,成千上萬的香港人走上街頭,不畏強權去表達自己對公義的訴求,這一刻舉世動容。2014年10月有兩期的時代雜誌是以雨傘運動為封面,一期是抗爭者的面孔黃之鋒,另一期是催淚彈煙霧下的雨傘人。有好多同樣走在追求民主、人權、自由、法治路上的海內外朋友都被這一刻震撼,這一刻大家都見到香港並不只是一個功利現實的燥動社會,而是一個有好多人願意為追求更高價值而付上代價的地方。

我最近同一位已移居海外多年的朋友交換意見,她曾經因為對香港勢利的價值觀感到非常失望,而選擇離開,放棄香港,但是雨傘運動讓她從新認識香港。除了她以外,還有好多海內外的朋友亦從那時起重新認識香港,而且從那時起他們一直給抗爭的香港人支持和鼓勵,大家在追求民主、人權、自由、法治的路上互相扶持,對抗中共極權。

我們時常說要維護香港的核心價值,因為我們曾經在八、九十年代經歷了香港美好但短暫的時光,那時的社會相對廉潔和公平,年輕人也有更多向上游的機會,也有發展自己理想的空間,我們眼見主權被回歸20年,每況愈下,面對官商鄉黑、各種制度暴力及不公義事件,有好多已經醒覺的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人願意透過政治參與,改革社會,但是特區政府,建制派同既得利益者,竟向這些無私的,對不公義的事件提出控訴的人無情打壓,甚至更要他們坐牢,付上極大的代價。這些人似乎不知道他們打壓的是自己的未來,開行turbo,把香港推進深淵。

這是一場漫長的價值觀之戰,面對愈來愈惡劣的環境,我們首先要調整自己的心境,不要變得麻木,不要習慣服從, 不要人云亦云,記得要質疑同問點解,面對威權,不要自動低頭,不要無條件做順民,要記得沉默就是幫凶,不要怕發聲,不要怕和別人不同,因為我們都是獨立的個體,每個差異都值得尊重。

現時香港的抗爭空間仍然很多,因為大陸的 Firewall 還未到香港,23條還未立法,我們仍然有接收資訊同發放資訊的自由,我們仍然有集結的自由,我們手上仍有一票。還有,大部份的老師及年青人仍然未被洗腦,只要我們不急於跪低,自我審查,我們絕對可以採用化整為零的抗爭手法,在日常生活中按自己的崗位、知識、能力及興趣去做,例如有經濟能力的可以捐款給公民團體,專業人士可以堅持專業守則,公務員有機會時可以對打壓命令慢條斯理不合作,老師可以利用教導學生分析力來反洗腦,我們可以用多讀書、看文章、看電影等來提昇自己對民主社會政制的認識及對抗爭手法的硏究,更可以參考外國草根團體的抗爭經驗,出外旅行時趁機會向外國人講述香港的故事,多同人交流圍爐取暖交換意見、互相打氣等等。

今次何君堯履歷講大話,有人寫信去英國求證他的執業律師資格,然後向本地律師公會投訴,又運用選舉條例向政府有關部門投訴施壓,就是一個在自己崗位、利用自己的知識作出低風險、低成本的反打壓而又非常有效果的極佳例子,除了何君堯被迫要修改自己的履歷,要繼續向有關專業團體及政府部門交代外,更能夠向市民顯示建制派的議員可以是如何造假的。

這樣抗爭才能不致太疲累,有力氣及清晰的頭腦才可以持續下去。「做個聰明選民」提出下列數個DQ威權行動,概念好簡單,大家都可以做:

(一)DQ政府嘅DQ

首先就是對被DQ的議員;我們要讓身邊的朋友明白政府DQ議員其實是等同DQ選民,破壞立法會的機制,剝奪選民代表 ─ 議員監察政府的權力。我們要以DQ政府既DQ作回應,就是設法選回被DQ的議員回立法會,在財政上或行動上支持他們。若然他們坐牢、或被政府迫到破產、或被取消參選資格、或因各種原因不能重選,我們就選他們的聲音,要以我們的選票讓政府知道,DQ議員不可行。當然若被DQ的議員要上訴,我們都應該支持。

(二)DQ政府嘅大話

另一方面就是尋找真相,DQ政府嘅大話。最近政府推行的一地兩檢方案,其核心問題是內地執法部門名正言順在港執法,違反基本法,而高鐵是試點,如此「割地」肯定陸續有來。在經濟方面,高鐵是一隻超級大白象,是無底深潭。但政府卻以誤導的宣傳手法,訛稱方便。坊間有好多朋友都已就政府的一地兩檢方案的不實之處作出分析及回應。我們可以利用這些資料,向親友解釋,幫助他們作出判斷。

(三)DQ政府對政治犯的威嚇力

對於被重判的13+3+N 政治犯,我們一方面要繼續抗議此舉的不公義,譴責香港的法治由過往案例以公民自由為重轉移至以維穩為主,判罪由以法律理據改為以政治原則為依歸,另一方面更要公開表達對13+3+N 的支持,參加寫信行動,不要讓他們在獄中孤單,多寫支持政治犯的文章和FB posts, 讓在監牢外的我們不怕做政治犯。

(四)DQ自己未來的謊言

今天出現了政治犯,明天就可能出現酷刑、出現被認罪,或許我們可效法內地被捕的一些維權律師,預先DQ自己的謊言,可以在網上用中英文發表類似的聲明:「我將來若然被捕後發表違背良心言論,當非出於本意,而是因為受肉體或精神虐待及要脅」。此舉若由香港的知名社運人士做,更可以吸引外媒眼球,向國際表達香港正面對政府威權統治的嚴峻處境,或者可以減慢被認罪的引進。

最後希望各位追求民主、人權、自由、法治的同路人,不要以善小而不為,因為在這個黑暗的時候,每一個微小的善行都是一點光,都能溫暖人心,帶來希望。

廣告